《草根紅途:升遷有道》 小說介紹

小說主人公是喝杯濃茶,書名叫《草根紅途:升遷有道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喝杯濃茶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草根紅途:升遷有道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週五傍晚,洪澤偉從林春鎮下班,回到縣城的新居。

剛打開大門,就聽到浴室裡傳出淅淅瀝瀝的水聲,洪澤偉嘴角揚起,露出一抹舒心的微笑。

一年多前,洪澤偉在縣廣電局.長曾炳忠的介紹下,並在半年前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洪澤偉打算悄悄地走進浴室,嚇妻子一跳。

因為他喜歡看柳溫婉俏臉佈滿緋紅的模樣,那真是嫵媚到了骨子裡了。

妻子柳溫婉,曾經是縣電視台的主播,半年前才從主播退了下來,當了廣電局辦公室副主.任。

這是個真正的美人兒,不但臉蛋漂亮,身材更是高挑豐滿,還特彆會撒嬌。

每天從林春鎮回來,洪澤偉第一件要做的事,就是摟著柳溫婉,讓她撒嬌,再讓她發出主播特有的清脆叫聲。

這個美人兒,最喜歡將光潔的後背對著他,有時候還要站在鏡子前麵。

嘿嘿!我也要洗個澡!一起來吧。

洪澤偉咧著嘴巴,露出壞笑,走進臥室拿換洗的衣服。

突然,洪澤偉一頓,聳了聳鼻子,隨即,心臟不爭氣地“怦怦”直跳起來。

他聞到臥室裡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煙味,仔細分辨,煙味中,似乎還夾雜著一股微酸。

柳溫婉不抽菸,那是誰在他們的婚房裡抽了煙?答案已經呼之慾出。

順著那股熟悉的微酸味道,洪澤偉的目光落在他們的婚床上。

床單應該整理過,但還是顯得有點亂,最重要的,上麵居然殘留著幾點還冇乾的混濁水跡。

看著那幾點東西,洪澤偉兩眼發直,腦袋發出“嗡嗡”的鳴響,雙手按著床沿,纔不至於癱在地上。

想不到他深愛著的妻子,不久之前就跟一個男人躺在這張床上。

他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幕香.豔的畫麵,妻子柳溫婉苦苦地掙紮,而那個看不清麵孔的男人,卻是一點也不憐香惜玉……

這個臭婊.子,居然敢給老子戴綠帽子!

洪澤偉的心中騰起一股怒火!

跟她躺在床上的男人是誰?他一定要找出那個男人,讓他付出沉重的代價!

洪澤偉尋找了一下,冇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,咬著牙,想要撲向浴室,抓著柳溫婉,逼問出那個男人。

可是,洪澤偉走出兩步又停了下來。

雖然基本可以肯定,柳溫婉給他戴上了綠帽子,但也冇有足夠的證據。

單憑床單上那幾點東西,不能證明什麼呀。難不成他要拿著床單,到醫院檢驗?到時不管驗冇驗出結果,自已都冇臉見人了。

洪澤偉雖然被怒火攻心,但在編製內混了五年,讓他很快就冷靜了一下來。

冇有足夠的證據,隻能暫時隱瞞這件事,以免打草驚蛇。

他走到客廳,坐在沙發上,不想繼續呆在臥室,嫌棄那張床太臟。

這時,響起浴室開門的聲音,接著柳溫婉身上披著白色的浴巾,走到客廳。

“回來了?”

“嗯。”洪澤偉木然地迴應。

看著柳溫婉惹火的身子,若是平時,他會立刻撲上去,但此時卻冇有一點感覺。

這個女人,雖然微笑得很嫵媚,但卻掩飾不去臉上的慵倦。

“親愛的!不好意思,今晚我有飯局,不能陪你一起吃晚飯了。”柳溫婉的聲音無比溫柔,說完走進臥室裡。

這個臭婊.子,竟然還有臉稱呼他親愛的。

看著她走向臥室的步態,好像是邁不開腿的樣子。

“哼哼,玩得得爽吧。”

洪澤偉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抓到那個奸.夫,正好,柳溫婉說有飯局,很可能就是跟那個奸.夫會麵。他要跟蹤她,找出那個男人。

洪澤偉心中冷笑,站了起來,走向浴室。

剛纔他在臥室裡找不到其他的證據,或許浴室裡有發現呢。

走進浴室關上門,洪澤偉看到,浴室的窗戶邊,掛著一套洗乾淨了的內衣,還有丟在垃圾桶裡的黑色**。

洪澤偉拿起那一條黑色**褲,立刻發現問題。

襪褲在重要的地方裂開了一道大口子,看著口子的形狀,顯然是在後麵撕開了的。

這個女人,平時就喜歡將光潔的後背對著他,想不到跟其他的男人也一樣。

另外,洪澤偉在黑色**的口子邊,發現還掛著一根捲曲的毛髮。

洪澤偉取下那根毛髮,放在手機殼裡麵。或許有條件的時候,這根毛髮就能追查到那個男人。

這個女人,為什麼要將內衣和準備丟掉的黑色**都洗乾淨?肯定是因為上麵留著那個男人的體液。

洪澤偉又尋找一下,確實找不出什麼了,重新走回客廳坐在沙發裡。

臥室裡,傳出柳溫婉輕輕哼起歌曲的聲音。

哼哼!心情真好啊,是不是那個男人把你乾爽了?

過了一會,柳溫婉換上一襲無袖連衣裙,白皙的肩膀上掛著包,走出臥室。

“親愛的!今天怎麼這麼安靜?”柳溫婉說完,撅著小嘴巴,做出嬌媚的撒嬌。

我呸!臟!洪澤偉暗中開罵,攤了一下手:“明天我就要參與答辯了,有點緊張。”

柳溫婉點點頭,她知道,洪澤偉報名參加林春鎮公開竟聘農經辦主.任,經過筆試和麪試,他已經殺進最後的答辯程式。

而且,他的對手還是頗有背景的喬婉儀,緊張一點倒也正常。

“那我出去了。”柳溫婉說完,衝著洪澤偉微微一笑,轉身打開門走了出去。

過了一會,洪澤偉站了起來,準備跟蹤柳溫婉。

就在這時,響起“嗒嗒嗒”的敲門聲。

洪澤偉走到門邊打開門,立刻愣了一下。

門外站著一位三十歲出頭,留著齊耳短髮,長得挺漂亮,顯得很精乾的女人。

這女人穿著黑色上衣,褲子和皮鞋也都是黑色的。

女人的後麵,站著兩位麵無表情的男子。

洪澤偉認識這個女人,她是縣紀檢一室主.任嚴春英。

縣紀檢一室,就是負責縣直各機關單位,各鄉鎮的紀律。

嚴春英雖然是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女人,卻是讓編製內的人聞之色變的人物。

在她手裡,已經有一位組織部副部.長,五名局.長,兩名鎮長,十三名副局.長,十五名副鎮長栽了跟鬥。

至於那些被處理的股級乾.部,少說也有一個加強連。

這女人三十出頭還冇結婚,因為她在公眾場合,總是穿著一身黑色衣服,所以有一個外號“黑處”。

她還有另一個比較文雅的外號,叫“黑羅煞”。

這時,嚴春英的雙眸,透出逼人的目光:“你就是洪澤偉吧?”

看著她犀利的目光,洪澤偉有點心慌。

編製內的人,被紀檢人員找上門,無疑於半夜看見鬼,心裡發毛。

“對,我是洪澤偉。”

嚴春英掏出證件,亮了一下:“縣紀檢一室,有事請你配合調查。”

“我……冇做錯什麼事吧?”洪澤偉慌亂地道。

“走吧!”嚴春英說完,衝著兩位男子甩了一下腦袋。

兩位男子看著洪澤偉,等著他關上門,將他夾在中間走向電梯。

電梯到了樓下,兩位男子帶著洪澤偉,走到一輛黑色轎車旁邊。

嚴春英坐在副駕駛位上,兩位男子夾著洪澤偉坐在後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