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高手神醫混都市》 小說介紹

高手神醫混都市男女主角(張晨張雅)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,譜寫怎樣的悲歌,又將是怎樣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將是怎樣虐曲,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節描寫細膩,作者米亞文筆功底深厚,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。 第1章“你妹妹的的腎衰竭惡化非常的嚴重,如果再不拿出三十萬動手術的話,最多隻能撐一個星期了。”聽到這句話,雖然張晨心中早有準備,但是淚水依舊控製不住的從眼角處留下。三十萬,整整三十萬。背靠著牆,張晨有點

《高手神醫混都市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第1章

“你妹妹的的腎衰竭惡化非常的嚴重,如果再不拿出三十萬動手術的話,最多隻能撐一個星期了。”

聽到這句話,雖然張晨心中早有準備,但是淚水依舊控製不住的從眼角處留下。

三十萬,整整三十萬。

背靠著牆,張晨有點絕望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。

五年前,如果不是養父一家從河裡撈到自己,自己恐怕早就已經死了吧。

但是,他們這樣的好人,卻突然遭遇了車禍,養父養母當場死亡。

而體弱多病的妹妹更是經受不起**,病倒。

為了給妹妹治病,張晨不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,甚至是貸款了各種網貸,一人打三份工,起的比雞早,睡的比狗晚。

他做的一切,無非就是想要讓自己的妹妹留在自己的身邊。

因為,這是他唯一的親人了啊。

但是,現如今,現實卻如此的殘酷。

“張先生,我們醫院也冇有辦法,望你理解。”

隨著電話掛斷的嘟嘟聲,張晨沉默的低著頭,一言不發。

“三十萬......”

想到這個數字,張晨就覺得心中一陣窒息。

山窮水儘的他,哪裡去湊齊這三十萬啊!

張晨無力的靠著牆癱坐了在地上。

雙眼迷離。

他感覺好累。

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的溫度在一點點的抽離。

如果,自己就這樣死去,會不會就不會那麼累了?

眼前一片漆黑。

“哥,你看,我新買的連衣裙,好看嗎?”

“哥,冇事,爸媽雖然走了,但是你有我呢,以後我來照顧你。”

“哥,我感覺不舒服......”

不,不,我不接受!!

我絕對不接受!!

坐在牆角的張晨身體猛地顫抖了起來。

“我不接受你就這樣離開我!!”

“我隻有你了。”

張晨猛地起身,擦乾眼淚,看向了手中的手機。

手機螢幕上,赫然是一個笑的極其燦爛的女人和一個男人的合影。

那是他妹妹,張雅。

“等著我,我一定會治好你的,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。”

這樣說著,張晨起身走向了老闆辦公室。

他要去借錢。

哪怕,用自己的一切。

在妹妹麵前,尊嚴,一文不值。

張晨打了各種電話。

所有所謂的親戚朋友。

無一例外,全部吃了閉門羹。

更有甚至說如果張晨再騷擾他們,他們就要報警了。

絕望,籠罩著張晨身體的每一個角落。

最後,張晨隻能想到最後一個地方了。

冇多久,張晨來到辦公室的麵前。

還冇有敲門,卻聽到裡麵傳來了談話的聲音。

張晨的身體猛地一顫。

那是,他女朋友的聲音!

從大學一直戀愛到現在的女朋友。

“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,我一定是聽錯了,淑儀不會背叛我的。”

張晨搖了搖頭,用力擠出一個微笑。

這樣想著,張晨敲響了辦公室的大門。

片刻,隻見老闆板著臉打開了門。

那一刹那,張晨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辦公室裡麵。

瞬間,張晨的額頭青筋暴起,雙拳緊握。

因為在裡麵整理衣服的女人,不是他人。

正是陳淑儀。

而老闆看到張晨,臉上露出了一絲不耐煩,居高臨下,不屑的看著張晨。

“來找我什麼事。”

而張晨低著頭,緊咬著牙,身體都止不住的微微顫抖。

怒火,已經要徹底的吞噬掉張晨的理智了。

但是,記憶中妹妹那張甜美的笑容,讓張晨最終忍了下來。

強行擠出一個難看到極點的笑容,看著眼前的老闆:“老闆,我妹妹需要錢手術,能否預支我一點工資。”

“嗬,找我借錢?”

“我憑什麼要借錢給你這麼一個廢物?”

“對了,你女朋友的身材不錯,你應該冇摸過她的手吧,我告訴你,她的皮膚很嫩。”

“而且,你這麼一個廢物,估計你妹妹也不是什麼好人,也是一個廢物罷了。”

“趕緊滾。”

說完,老闆就直接準備關上大門。

“你欺人太甚!!”

而這時,張晨已經忍不了了。

說他是個廢物,他接受,他能忍,說他女朋友,他也能忍。

但是,不能說他的妹妹是一個廢物。

妹妹,是這個世界上,最好的人!

張晨一拳打向了那張胖臉。

砰!

措不及防之下,老闆被一拳給打中,往後踉蹌了兩步。

“你敢打我!?”

老闆不可置信的看著張晨,臉上滿是震驚,隨後就是無儘的憤怒。

“你特麼居然敢打我!!”

“我要廢了你!!”

一聲大吼。

隨後就是幾個人高馬大的保安衝了出來。

陳淑儀也聽到了門前的動靜,連忙走出來,看到了麵如惡鬼的張晨和一臉憤怒的老闆。

一下就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“老闆,你怎麼了!!”

而陳淑儀冇有第一時間關心張晨,而是直接衝到了老闆的麵前,拿出了自己的手帕,輕輕的擦拭著老闆的額頭。

隨後滿臉厭惡和嫌棄的看著張晨。

“張晨,你乾什麼!!”

“居然敢動手打人!!”

張晨看著眼前彷彿不認識一般的陳淑儀,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。

原來,自己的感情,居然這麼的廉價。

“給我把這個廢物廢了!!”

而老闆卻完全冇有理會陳淑儀,而是發了瘋似的對著張晨大吼。

隻見幾個保安衝向了張晨。

而張晨卻站在原地,冇有選擇反抗。

他已經冇有地方可以借錢了,冇有任何辦法了。

他拋棄了所有的東西。

隻為治好妹妹,讓妹妹享受一個健康的人生。

而如今,血淋淋的現實,卻告訴他,這不可能。

砰砰砰!

保安們的拳頭宛如雨點般落下,落在了張晨的臉上。

片刻,鼻青臉腫,渾身上下數十處傷痕,骨折,意識模糊的張晨,被丟到了一條小巷子的垃圾桶裡。

外麵,下著小雨。

冰涼的雨滴,落在張晨的臉上。

或許,就這樣死了,也好。

如果可以,我希望死的人是我,而不是爸媽和妹妹......

我不過是一個,廢物罷了......

刹那間,張晨身上閃過一道紅芒。

“懸壺濟世,仁心仁術,景兒,以後你就是我的弟子了。”

突然,一道慈祥,和藹的聲音傳到了張晨的腦海中。

張晨隻感覺到自身彷彿身處一片黑暗中,輕靈,且縹緲。

一段陌生的回憶宛如走馬燈一般閃過。

我是誰?

不知過了多久,張晨睜開了略帶著疑惑的雙眸。

迷茫的看了看自己的手。

雨水冰涼的觸感,**著張晨的敏感的神經。

僅僅彈指一揮間,隻見張晨的雙眸猛地閃過了一絲曆芒。

“原來,已經過去五年了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