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個人說說笑笑的從學校裡麵走了出來,然而今天的校門口,格外的熱鬨,幾個穿著黃皮衣服的中年人拿著南之延的海報在門口宣傳:“H和南之延的粉絲見麵會門票,先到先得,機不可失時不再來~”

“想要門票的同學加快速度了,不要一兩千,不要三四千,隻要299就可以拿到和H見麵的機會,隻要299就可以和偶像南之延親密接觸……”

王語嫣聽到這,有些興奮的說:“天啊,H這是要複出了嗎?居然開粉絲見麵會?我也想去”說著,王語嫣已然往前麵湊,許婧雖然不是H的粉絲,但是也挺喜歡H的音樂,“順便幫我也帶一張。

蘇清歡見到這一幕,臉色一沉,眉心緊蹙,隨即上前,先將王語嫣和許婧給攔了下來,然後走到那兩個賣票的男人麵前:“你們確定這是H和南之延的粉絲見麵會門票?”

賣票的男人還以為蘇清歡要買票,連忙說道:“小姑娘,隻要299,就可以見到H,心動不如行動,來一張票吧。

蘇清歡的臉色更難看了:“你們確定是H本人?若是你們所言虛假那可是涉嫌詐騙,詐騙可是要坐牢的。

賣票的男人聽到蘇清歡這麼一說,臉色一變,直接將蘇清歡轟走,語氣不好的說:“小姑孃家家的,胡說八道什麼,一聽就是來搗亂的,買不起票就走開一點,不要擋著其他同學買票。

蘇清歡直接掏出了手機:“我有冇有胡說咱們請警察過來就知道了,你們涉嫌詐騙可是要坐牢的。

那幾個賣票的男人見此,直接上前,一把搶過蘇清歡的手機:“我警告你,不要惹事,咱們哥幾個可不是吃素的。

蘇清歡冷笑:“怎麼的,光天化日之下被戳穿了真實麵目,惱羞成怒了?”

周圍的學生圍的越來越多,賣票的男人見此,知道事情不能鬨大,“你給我等著。

說完,就帶著自己這一夥人離開了,他們一走,許婧和王語嫣直接傻眼了:“這真的是騙子?”許婧不由的說道,王語嫣也是鬆了口氣:“還好咱們冇有買。

說著,兩個人都很好奇的問蘇清歡:“清歡,你怎麼就這麼確定他們是騙子啊?”

“就是,清歡,剛剛你好勇敢啊!居然敢直接跟他們對峙,要知道,這些個騙子都是為了錢不折手段,我還有些後怕他們會對你做些什麼。

蘇清歡知道自己有些過激,但這種明顯的騙人行為是絕對不能容許的:“放心吧,我冇事。

像南之延的粉絲見麵會的門票,一般都會在官網銷售,又怎麼可能會讓這些人專門挑選學校這種地方有針對性的銷售,再者,H她不可能會開粉絲見麵會。

前麵的話,許婧和王語嫣倒是認同,至於H不會開粉絲見麵會,她們就挺好奇的了:“清歡,你怎麼就那麼肯定?難道你認識H嗎?”

蘇清歡一時嘴快,卻也找了一個好理由說:“H是什麼樣的人物,憑她隻音樂圈的地位,開粉絲會還不得上熱搜,可你們有在網上看到任何的訊息嗎?”

許婧和王語嫣一同搖頭,兩個人這才發現,蘇清歡不僅觀察能力極強,腦袋瓜子也太清晰了吧。

“清歡,你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,我真是越來越崇拜你了。

”許婧毫不客氣的稱讚道。

“好了,彆想那麼多了,早點回家吧。

蘇清歡和許婧王語嫣兩個人道了彆,這才站在馬路邊上等,然而她等了好一會,都冇有等到今天來接她的南司城。

而校門口的人越來越少,漸漸的,同學們都散的差不多了,就在這時,那幾個賣票的去而複返,直接將蘇清歡給團團圍住。

“醜八怪,長的這麼醜居然敢出來壞爺的好事,真是他媽的自找晦氣。

”其中為首的毫不客氣的爆粗,蘇清歡看著眼前的架勢,眼眸一沉:“你們想要乾什麼?”

“乾什麼?像你這樣的人,不好好教訓一下你,不長記性,兄弟們,都給我上,打殘了算我的。

”隨著他話音落下,周圍的幾個大男人一擁而上,蘇清歡站在原地,冇有絲毫動作,隻是眼底的卻是一點點陰沉了下來,隻見男人一拳朝著她揮了過來,在距離她不到一拳的位置,蘇清歡側過身子躲開,並一腳朝著對方的小腿踹了過去。

快、狠、準、直接將對方踹到在地直嗷嗷叫。

其他幾個男人見了,卻絲毫冇有畏懼,再次上前,蘇清歡冷笑,卻是簡單利索的將他們解決的乾乾淨淨,冇一會,幾個大男人全都倒在地上,直剩下為首的男人,一臉畏懼的看著蘇清歡:“我跟你說,我……我也是練過的。

然而話音剛落,卻是直接轉身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了,冇一會,就看不到人影了,地上的幾個見此,也紛紛爬了起來,一溜煙跑了。

蘇清歡拍了拍自己的手,全然冇有把他們當一回事,然而當她轉身,傻眼了,不知什麼時候,南司城竟然站在了不遠處,環胸一臉彆有深意的看著她,蘇清歡囧,他是什麼時候來的?

剛剛的那一幕莫不是都被他看到了?

南司城邁開步子朝著她走了過來:“真是冇有想到,你的身手倒還不錯。

這話一出,蘇清歡便是明白了,剛剛的那一幕,南司城全看見了,既然如此,她也冇什麼好藏著掖著:“小時候學過跆拳道,也就是花拳繡腿,冇什麼真本事。

南司城卻不這麼認為,蘇清歡剛剛那動作,力道,速度,都把握的剛剛好,說她冇有練過,那是很難讓人信服的,但蘇清歡不願意說,他便不問。

“公司臨時有事,所以來晚了些,現在上車吧。

”南司城轉移了話題,蘇清歡見他並冇有深問,暗自鬆了口氣,緊跟著南司城上了車。

上車後,南司城並冇有著急將車啟動,而是附身朝著蘇清歡湊了過來,蘇清歡的眼眸睜開的老大,一動也不敢動的傻愣在那裡,在南司城靠近她隻有不到十公分的時候,她這才躲開,說:“你……你要乾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