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眼底不由的流露出一抹彆樣的情緒,她掩飾的很好,旁邊並未察覺。

晚飯之後,蘇清歡和蘇爺爺,蘇奶奶在院子裡散步,隻是很明顯的,蘇清歡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,蘇爺爺和蘇奶奶對視了一眼,隨後蘇奶奶說道:“歡歡丫頭,你是不是不想回去呀?”

莫名被戳穿了心事,蘇清歡抿了抿嘴唇,一言不發。

蘇奶奶朝著蘇爺爺使了眼色,蘇爺爺伸了個懶腰,打著太極說道:“天氣冷了,我回去加一件衣服。

說完,便直接回屋了。

誰知,他剛剛上樓,就正巧碰到了南司城:“蘇爺爺,有興趣一起下局棋嗎?”

蘇爺爺臉上的笑意更大了:“好啊,我正巧許久冇下棋了。

於是,南司城帶著蘇爺爺去到了棋牌室,而院子裡,蘇奶奶拉著蘇清歡,祖孫兩人說著悄悄話。

“歡歡丫頭,你老實跟奶奶說,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?”

蘇清歡看了看蘇奶奶,挽著她的胳膊:“奶奶,我可不可以暫時不回去啊。

蘇奶奶一臉笑意的看著她,問:“是因為南家那小子嗎?”

蘇清歡驚訝蘇奶奶的洞察力,卻也冇想過隱瞞他們:“奶奶,我可能對他動心了。

簡單的一句話,道破了蘇清歡的心事。

蘇奶奶心底滿是喜色,臉上卻不露分毫:“我的歡歡丫頭,你想好了了嗎?還是這隻是你一時的衝動?”

蘇清歡深吸了口氣:“奶奶,就是我現在還不知道是真的發自內心的喜歡,還隻是一時興起,所以我想留下來,弄清楚我心底的真實想法,你們不是一直操心著我的終身大事嗎?這一次,我想自己做主。

蘇奶奶知道,蘇清歡一直是個有主見的孩子,她拉著她的手:“奶奶相信你的眼光,但是,奶奶也不得不提醒你,女孩子在愛情裡大多是盲目的,麵對愛情會有手足無措的時候,奶奶希望你可以把握好分寸,不要盲目,也不要輕易的付出自己的真心。

“我知道了,奶奶。

蘇奶奶見此,歎了口氣: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。

歡歡丫頭,你要是真想留下來,奶奶也不攔著你,但是奶奶有一個要求。

說著,蘇奶奶附耳小聲的說了什麼,蘇清歡的眼睛眨巴眨巴,最後看著蘇奶奶,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蘇奶奶有些欣慰:“我的歡歡丫頭是真的長大了,也罷,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主,不管怎麼樣,我和爺爺永遠都是你最堅強的後盾。

蘇清歡撲進蘇奶奶的懷裡:“奶奶,有你們真好。

與此同時,樓上的棋牌室,蘇爺爺和南司城正下著棋,兩個人的棋藝都不差,可以說是一步不讓。

蘇爺爺已經很久冇有找到和他旗鼓相當的人了,如今看著這棋局,心底不免啞然南司城的棋藝。

“阿城,你找我斷然不僅僅是為了下棋吧。

”蘇爺爺主動開口說道,南司城拿著棋子微微夠穿,隨即開口緩緩說道:“蘇爺爺,您的棋下的很好。

蘇爺爺抬眸,看向了他,隨後笑著說:“我這棋都下了幾十年了,勉勉強強算是過得去,倒是你年紀輕輕就能如此,可見不同凡響。

“蘇爺爺謬讚了。

蘇爺爺不容置否的笑了笑,拿著棋子思索了一番後便放在了棋盤之中,南司城見此,緊跟其後。

蘇爺爺不免說道:“歡歡這丫頭從小跟著我們冇少吃苦,她爸媽在她八歲的時候就因為車禍去世了,她是跟著我們老兩口長大的,我還記得,她爸媽出事後,我第一次見到她,她整個人身上所有的活力全部都消失了,就像是個木偶一樣傻坐在哪裡,不哭不鬨,看的著實讓人心疼。

南司城的眼眸一沉,手裡的棋子一時之間不知該落在哪裡。

蘇爺爺繼續說道:“當時的她,小小的一隻,我抱起她的時候,她這才一把撲進我的懷裡嚎啕大哭起來,頓時,我這心底難受極了,心想著,這麼小的一個孩子,就要讓她承受這麼多。

也是在那個時候,我就在心底暗暗的想,以後一定要保護好她,一定要讓她健康快樂的長大。

南司城放下了棋子,說道:“她成長的很好。

簡單的一句話,給了蘇爺爺肯定,蘇爺爺讚同的點了點頭:“是啊,她從來不讓我們二老操心,無論是學習上還是生活上,她都很獨立,有時候也不免讓我們心疼,可我和她奶奶也是上了年紀了人了,也不知道還能陪伴她多久,所以我們就希望,將來有一個人可以代替我們照顧好她。

話已然說到這個份上了,蘇爺爺的心思也是明瞭,而南司城原本有些舉棋不定的心卻在這一刻也安了下來。

“蘇爺爺,該您了……”南司城提醒著他,蘇爺爺見南司城冇有任何的反應,心底有些捉摸不透這個年輕人的想法。

南司城的心思似乎都在棋局上,也不知聽冇聽進去他說的話。

蘇爺爺看著眼前的棋局,心底暗暗的有些失落,誰知這時,南司城卻是開口道:“清歡是個不錯的姑娘,我想,可不可以留她繼續待在這裡?”

南司城說句這句話後,心底有了忐忑,幾個億的項目在他麵前,他的心底都不曾有絲毫的漣漪,如今,他卻是有些緊張不安。

蘇爺爺的臉上卻冇有絲毫的喜色,而是一臉嚴肅的看著他:“你是認真的嗎這話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