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抱著馬的脖子,任由馬跑著,眼睛卻觀察起了四周,就在這時,他看到了前麵有一層厚厚的草坪,他的心底頓時有了主意,隨即直接從馬背上跳了下來,滾落在草坪裡,一連滾了好幾圈,這才停了下來。

“南司城,讓開,快讓開……”蘇清歡著急的聲音傳來,南司城抬眸,隻見蘇清歡的馬朝著他奔馳而來,直接朝著他的身子踏過,那一刻,南司城忘記了反應。

蘇清歡也被嚇到了,顧不上那麼多,死死的拽著繩子,腳下用力一踹馬的腹部,直接從馬背上掉了下來,附在了南司城的身上……那馬見此,仰天長嘯。

蘇清歡卻是護著南司城,認命的閉上了眼睛。

預想中的疼痛冇有來,那馬朝著另一側瘋狂的跑開了,蘇清歡睜開眼,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大腦還冇有反應過來,南司城連忙開口:“你怎麼樣?冇事吧?”

蘇清歡見到眼前的南司城,不知怎麼的,下意識的伸出手猛的撲進南司城的懷裡,剛剛那一幕,著實太驚險了,而她抱著南司城,那一刻,似乎有了濃濃的安全感、

南司城感受著懷裡的柔軟,心底某處像是觸動了一樣,全然忘記推開了她。

“好了,冇事了。

”過了一會,南司城安撫著她,蘇清歡這纔回過神來,連忙鬆開了他,“冇事就好,這馬也不知是怎麼回事,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狂躁。

蘇清歡說著,試圖從地上站起來,誰知她的右腳一軟,直接朝前撲去,好在南司城及時的抱住了她:“你冇事吧?”

蘇清歡低頭看著自己的腳,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腳踝傳來的痛意:“南司城,我好像崴腳了。

南司城聽她這麼說,連忙蹲下she

子,給她檢查:“崴到哪裡了?痛不痛?還能走路嗎?”

南司城說著,大手附上她的腳踝,蘇清歡吃痛:“你輕一點。

南司城連忙收手:“你這腳踝似乎有些嚴重,得馬上去醫院。

蘇清歡一聽,眼底頓時湧出一抹水霧,她怎麼就那麼倒黴,這樣的事情都能讓她遇到。

南司城卻是什麼都冇有說,直接在她麵前蹲了下來:“上來,我揹你過去。

蘇清歡遲疑了一下,還是乖乖的趴在他的背上,南司城揹著她,朝著原地走去,恰在這時,蔡博文騎著馬過來了,見到蘇清歡受傷了,他的眉心緊鎖:“蘇小姐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蘇清歡癟嘴,有些委屈:“這馬不知怎麼的,變得格外的狂躁,把我從馬背上丟了下來。

蔡博文的臉色有些難看,他明明隻吩咐下麵的人在南司城的馬上動手腳,從未想過對蘇清歡的馬做什麼,可如今……

即便如此,蔡博文瞬間收斂了自己的情緒,關心的說:“不要緊吧!要不你上馬來,我送你過去。

蘇清歡連忙拒絕:“不用了,阿城揹我過去就好。

蔡博文見此,連忙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過去,像他們每次戶外騎馬,都會現場配備醫務人員,不一會,兩個穿著白大褂的醫務人員匆匆趕來。

“快給蘇小姐看看,她的腳怎麼回事。

”蔡博文吩咐道,這時,南司城將蘇清歡放了下來,任由醫生檢查。

“還好,冇有什麼問題,隻是扭傷了,並未傷到骨頭。

醫生的話,讓蘇清歡鬆了口氣:“那要緊嗎?”

“不礙事,我給你擦點跌打損傷藥就好,明天就好了。

醫生說著,便從自己隨身攜帶的醫藥箱裡拿出一瓶跌打損傷的藥,直接在蘇清歡的腳踝處上了藥,然後幫忙舒緩了一下症狀。

不一會,蘇清歡就感覺腳踝冇那麼痛了。

“蘇小姐,今晚上注意好好休息,不要用腳過度基本冇什麼大礙。

蘇清歡道了謝:“我知道了。

隨後,南司城再次揹著蘇清歡回到了休息的地方,聞訊而來的方清揚騎著馬到了休息室,他一下馬,就疾步走來:“歡歡丫頭,你怎麼回事?”

蘇清歡有些窘迫的吐了吐舌頭:“乾爹,我冇事了,就是從馬背上摔下來了。

方清揚一聽,臉色有些難看:“這好好的馬怎麼會突然如此?”

負責照顧馬的人聽到他這麼說,紛紛嚇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漬:“方先生,我們每天都精心照顧著它們,從不敢有任何的紕漏。

“是的,方先生,就是借給我們一百個膽子,我們也不敢對這些馬做些什麼。

負責照顧馬的人戰戰兢兢的說道,方清揚看了他們一眼,說:“這馬出了問題,你們難辭其咎,這件事我會讓下麵的人去查清楚,你們先下去吧。

“是,方先生。

他們走了之後,方清揚又關懷著蘇清歡的情況,在確定蘇清歡的腳冇有任何問題後,他這才放心的離開,不久,方清揚就找到自己最信任的下屬說道:“今天這馬著實有些奇怪,我來這裡這麼多次,從來冇有發生過這樣的情況,你去查一查,看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是的,BOSS。

方清揚的眼眸微沉,希望結果不要是自己預料中的那樣。

因為蘇清歡受傷,騎馬的活動就暫時結束了,蘇清歡要開學了,所以跟方清揚解釋了之後,就直接跟著南司城回了南家,而她走了之後,蔡博文也找了一個藉口,離開了方清揚的彆墅。

“你是怎麼辦事的,不是說在南司城的馬上動手腳,為什麼清歡會從馬背上摔下來。

”蔡博文厲色質問道,他的助理連忙解釋了一番:“先生,這不是我的原意,我們原本就隻動了南司城選的那匹馬,隻是我後來才知道,那兩匹馬他們配過種,想來這混賬也是有感情的……”

“混賬。

”蔡博文聽到這,臉都黑了。

“一個個辦事不利的傢夥,全然壞了我的好事。

“對不起先生,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,下一次,我一定會改進的。

蔡博文卻冇了耐心:“還有下次,走吧!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了。

“先生,我……”

“聽不懂我說的話嗎?給我滾!另外,若是這件事被泄露出去的話,我不會放過你們的。

“先生,這件事我們做的很隱蔽,一定不會被髮現的。

蔡博文的臉色好看了些,卻還是冇有留下助理,直接讓他滾蛋了。

經過今天的事情,他的計劃雖然冇有得逞,但是卻也看出來,蘇清歡和南司城的感情似乎還不錯,他若是想要插進去,似乎得費點功夫,但他這個人,最喜歡做的就是有挑戰的事情。

蔡博文的嘴角勾起,眼底閃過一抹算計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