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司城徑自走了進去:“吃完早餐後我送你過去。

蘇清歡恩了一聲,連忙到餐桌前坐了下來,兩個人相對而坐,一起吃著早餐,“咚”的一聲,一條新資訊進來了。

是小魚發來的資訊,蘇清歡連忙點開,就看到小魚發過來一張圖片,上麵赫然寫著帝都大學四個大字,緊接著,小魚的語音也進來了。

“清歡清歡,我考上帝都大學了!”

蘇清歡笑著回覆:“恭喜你呀!”

小魚連忙說道:“我是抱著試試的態度是參加他們特長生招生考試,都不抱有什麼希望了,誰知竟然考上了,我還以為我高考這分數隻夠上個普通的大學,誰曾想卻給我一個這麼大的驚喜。

“真好呀!我們可以上同一所大學了!”

“清歡,聽說你在南夜安的工作室工作是嗎?你發個地址給我,一會我過來找你哦。

蘇清歡定了位置,發給了小魚。

隨即放下了手機,抬眸看向了南司城:“小魚也考上帝都大學了,以後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,隻是小魚以音樂特長生的身份考上的,我們不在一個係,但至少還在一個學校,已經是很好了。

“那挺好,你們彼此在一起也有個照應。

”南司城說到這,不由的頓了頓,緊接著說:“你在帝都真的冇問題嗎?要不要我陪著你?”

蘇清歡下意識的搖頭:“不用了,你公司那麼忙,每天都有那麼多的事情要處理,你要是陪著我去了帝都,那公司怎麼辦?”

“公司就算冇有我也不會倒閉啊!倒是你,一個人在異地他鄉,我有點擔心。

“我冇事啦!這不是有南楚江和小魚嗎?你就放心吧。

蘇清歡已經吃的差不多了,連忙放下了碗筷:“我要去工作室了,新接了一個帝都的單子,還一點頭緒都冇有,我得好好去琢磨一下。

南司城緊接著拿上車鑰匙:“我送你過去。

南司城將蘇清歡送到了工作室,蘇清歡放下自己的包包就開始拿著那張空白的A4紙研究,最後甚至不惜百度了一下,終究還是一無所獲,就在蘇清歡愁眉不展的時候,小魚敲了敲門:“清歡,你在裡麵嗎?”

蘇清歡連忙說道:“進來吧!”

小魚隨之推門走了進來,她見到蘇清歡,一臉驚喜:“清歡,聽外麵的人說,很多人慕名而來都想要你設計婚紗,冇想到你居然在設計上這麼有天賦。

早知道,你就應該選擇學設計專業,這樣日後出來工作也好就業呀!”

蘇清歡連忙說道:“設計隻是我的興趣愛好,我也冇想著以後以它作為職業,隻是目前想要嘗試一下而已。

小魚幕了:“不過隻是愛好都能做的這麼好,清歡你真的太棒了。

說著,小魚一臉星星眼:“清歡,你婚紗設計的這麼好,以後我結婚你也要親手為了設計一件婚紗好不好?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,笑著說:“可以啊!”

“真的嗎?要是這樣的話,我還蠻期待我結婚的樣子,一定很美!”

蘇清歡不由的輕咳了一聲,問:“這就想著要結婚了?男朋友有了嗎?”

“雖然暫時冇有男朋友,但遲早會有的,隻是清歡,你應該會比我先結婚的,你和南先生的感情這麼穩定,是不是考慮大學畢業就結婚呀?”

這個問題,蘇清歡早就考慮過了,“如果真的感情到位了,應該差不多吧!”

“哇塞,清歡,你認真的嗎?你大學畢業也才22歲呀!”

“那也不小了,至少都到法定了。

小魚抿了抿嘴唇,說:“可我想的是至少三十歲才結婚。

“那又有什麼關係,我始終覺得隻有該結婚的感情,冇有該結婚的年紀,若是你到了三十歲再等到那個對的人,那就三十歲再結婚啊!愛情可以來的晚一點,至少它是真的,那也是值得的。

小魚讚許的點了點頭:“你說的對!不管什麼年紀結婚,隻要能收穫幸福就可以了。

兩個人閒聊了一會,蘇清歡低下頭看了看手裡的A4紙,說:“我現在不能陪你聊天了,我還有工作要做,等到中午我們一起去外麵吃飯。

“好,那你忙!”

小魚說著,便順手拿了一本雜誌,一個人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翻了起來,蘇清歡將那張A4紙放在一旁,開始畫圖。

冇一會,蘇清歡就將麵前的紙揉成了一個團,扔進了垃圾桶。

大約過了一個小時,垃圾桶裡已經裝滿了廢棄的紙團,恰在這時,一個紙團直接仍在了小魚的腳邊,小魚合上了手裡的雜誌,有些好奇的彎腰,將地上的紙團撿了起來,打開。

上麵大致繪製了一個輪廓,冇有成型,小魚抬眸看向了蘇清歡,她緊緊的皺著眉頭,整個人顯得有些浮躁。

“清歡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蘇清歡深深的吸了口氣:“冇什麼,就是這個客戶給我出了一道難題!”

小魚好奇極了,在她的認知你,蘇清歡是那種無所不能,超強大的存在,如今竟然也被難住了。

她下意識的問道:“清歡,是什麼難題呀!你要不跟我說說?”

蘇清歡的嘴角抿成了一條直線,隨即問道:“小魚,一張空白的A4紙上,能有什麼玄機?”

小魚認真的思索了一下。

“空白的A4紙?不就是一張白紙嗎?能有什麼玄機!”

蘇清歡之前也是這麼想的,可客戶說,它的要求都在上麵,那上麵能有什麼呢?

小魚將A4紙拿在手上,隨即說道。

“白紙上雖然冇有玄機,但是它的作品卻很多啊,我們可以隨即的在上麵塗鴉任何我們想要的圖案,我們也可以將它隨即摺疊成我們想要的形狀……”

“等等……你說什麼!”蘇清歡整個眼前一亮,隨即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腦袋: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……”

小魚一頭霧水,“清歡,你知道什麼了?”

蘇清歡卻全然顧不上那麼多,連忙拿出桌麵上的筆,開始在紙上畫起圖來,她畫圖的時候,格外的認真,小魚不忍心打擾她,隻好將到嘴的話嚥了回去,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安靜的等著。

靈感來的時候,宛若泉水一般湧了上來,蘇清歡一氣嗬成,一件婚紗的初稿就繪製出來了。

她看著紙張上的圖案,這才明白這位傳說中的刑小姐的用意,一張空白的A4紙,什麼都冇有說,卻也什麼都說了。

蘇清歡伸了個懶腰:“小魚,我們去吃飯吧!”

話音落下,蘇清歡看向了沙發上已經睡著了的小魚,這纔看了看時間,已經下午兩點鐘了,她連忙上前,輕輕的拍了拍小魚:“小魚,快醒醒,咱們該去吃飯了。

小魚這才從睡夢中醒來,有些委屈的說:“你終於想起要吃飯了,我都快餓死了。

“抱歉抱歉,忘了時間,現在還來得及,咱們快去吧。

小魚這才坐了起來,跟著蘇清歡出了門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