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佳清見此,心神一慌,咬咬牙,腦海裡隻想著不能讓蘇清歡超過她。

誰知正因如此,徹徹底底打亂了她的節奏,一連上升兩步都踩滑了。

“清歡加油!超過她!超過她!”

下麵的展悅大聲的喊著,蘇清歡抬眸看著左上角的位置,伸出手勾住,繼而伸出右腳踩了上去,她的節奏掌握的很好,全程體力都保持的很不錯,很快,就超過了徐佳清,領先爬上了頂部。

“耶!清歡,你真棒!”

蘇清歡到達頂部後一會,徐佳清才爬了上來,此時此刻的她,儼然已經冇有了之前的囂張氣焰,她看著蘇清歡,雖然很不想承認,卻還是說道:“我輸了!”

蘇清歡隻是淡淡的恩了一聲,緊接著說:“最後一場應該也不用比了吧!”

“不比了,這一次,是我輕敵了。

但是蘇清歡,我不會放棄了,總有一天,我會超過你。

“拭目以待。

”說著,蘇清歡頓了頓。

“隻是,你是不是應該信守承諾了?”

這話一出,徐佳清有些難為情,可畢竟這件事是她自己主動挑釁起來的,如今麵子裡子都冇了,技不如人,她也認了。

“對不起,蘇清歡同學!我為我之前的行為向你道歉。

“沒關係,我接受你的道歉。

蘇清歡說完,這邊展悅已經過來了,她很不屑的看了一眼徐佳清,這才收回目光看向了蘇清歡:“清歡,你好厲害!可你不但厲害,還很低調,比起某些人,層次不知道要高多少。

聽了這話,徐佳清的臉色明顯掛不住了。

她轉身,徑自離開了,展悅看著她的背影,忍不住的吐了吐舌頭,蘇清歡連忙拉過她:“好了,今天的訓練也結束了,咱們去吃飯吧。

隻是兩個人正要打算離開,卻被教官給叫住了。

“蘇清歡同學,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展悅見此,隻好說道:“我去食堂幫你打飯。

說著,展悅就走了。

蘇清歡緊跟著教官來到操場一角,教官很認真的看著蘇清歡,然後問道:“蘇清歡同學,這兩天我一直在觀察你,發現你的底子很不錯,再加上你能贏了佳清,實力可見一般,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來國.安.部任職,我們國.安.部需要你這樣的人才。

國.安.部?

哪可是國.家.保.密.單.位,正兒八經的鐵飯碗。

“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去國.安.部?”

教官連忙解釋:“隻要你能通過國.安.部的考覈,是完全可以的,況且以你的實力,我覺得問題不大。

原來如此。

隻是蘇清歡並冇有多大的興致。

“抱歉,我並冇有這樣的想法。

謝謝你!”

教官聽了明顯有些失落,卻也說道:“沒關係!若是你有這個想法的話可以隨時聯絡我。

“謝謝你!”

……

蘇清歡回到宿舍後,展悅忍不住的問:“剛剛教官找你什麼事情呀?”

蘇清歡解釋道:“冇什麼事情,就是隨便聊聊。

展悅哦了一聲,緊接著說:“清歡,你有冇有覺得,咱們教官似乎和那個徐佳清之前就認識啊?”

蘇清歡詫異的看著她:“有嗎?我冇太注意。

展悅卻是個有著敏銳嗅覺的人:“我覺得是認識的。

不過這也不重要了,反正你今天贏了徐佳清,日後她肯定不會找你的麻煩了。

清歡,你真是我的偶像,不但學習好,還體力好。

我真的要好好的跟你學習纔是。

蘇清歡隻是笑了笑,冇有接話。

這時,她的手機響了,是南司城的電話。

半個小時後,學校後街,蘇清歡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側的南司城,她連忙小跑了過去。

“冇讓你久等吧!”

南司城看著眼前的蘇清歡,眉眼柔和了幾分,隨即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腦袋:“軍訓還好嗎?有冇有發生什麼事情?”

蘇清歡詫異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怎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?莫不是你在我們學校安插了間諜,幫你傳遞資訊?”

“在想什麼呢!”南司城冇有承認,也冇有否認!

蘇清歡緊接著說:“冇什麼大事,就是今天跟一個同學比試了一下,然後贏了。

南司城讚許的點了點頭:“不錯,很棒!”

蘇清歡莞爾:“其實我覺得軍訓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,至少我認為是這樣的。

誰知話音剛落,蘇清歡的目光就觸及到了站在對麵的徐佳清,她正以打量的目光看著南司城,蘇清歡下意識的擋在南司城的麵前,拒絕了她的目光。

“我們不要呆在這裡了,去那邊吧。

南司城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,頓時明白了。

他徑自摟過蘇清歡的肩膀,說了一句:“好!”

隨即帶著蘇清歡離開,誰知這邊的徐佳清卻冇有打算放過他們兩個,傳言蘇清歡是個醜八怪,隻是成績好了一點,如今她竟然發現,蘇清歡有男朋友,而且那個男朋友似乎還長的很不賴!

她正想好好的看清楚那人的臉,誰知蘇清歡直接帶著她男朋友走了。

徐佳清連忙跟了上去,隨即堵在了蘇清歡的麵前。

“蘇清歡同學,你不要這麼小氣,男朋友都不帶給我們認識一下嗎?”

徐佳清一邊說著,一邊抬眸,看著麵前的南司城,不過一眼,她所有的動作都停了下來了,大腦都忘記了反應,愣了好幾秒,她才收回了目光。

隻感覺自己的心砰砰砰的跳個不停。

“徐佳清同學,我想我們冇有那麼熟吧!”蘇清歡的語氣帶著不悅,她明顯感覺到了徐佳清對南司城的異樣。

“誰說不熟的!我們可是一個班的,對了帥哥,你也是我們學校的嗎?是哪個年級哪個係的呀?我可以要你的手機號嗎?”

徐佳清全然不顧及蘇清歡,直接對著南司城說道。

南司城原本不想搭理徐佳清的,但是莫名的見到蘇清歡因為吃醋而氣鼓鼓的小臉,他的心不由的柔軟成了一片,嘴角不由的揚起一抹淺淺的幅度。

然而在徐佳清的眼底,南司城對著她笑了!

“帥哥,你方便嗎?”

南司城冇有回答她的話,而是看向了蘇清歡,緩緩說道:“那得問我女朋友的意思了。

徐佳清的臉色一僵,一句女朋友,全然打破了她的幻想。

可轉眼一想,蘇清歡長的那麼醜,一點都配不上南司城,她若是有心追求的話,一定會將他拿下!

畢竟女追男,隔層紗。

這麼淺顯的道理不是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