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等等,這件事不易讓更多的人知道,你親自去查,我比較放心。

餘塵冇有異議:“是的,南少,我一定會儘全力查到一個結果。

等到餘塵走了之後,諾大的房間安靜了下來,夜已經很深了,南司城的大腦卻十分的清醒,他看向了窗外,腦海裡回想著那日的一幕幕,越是回想,他的左心房位置就愈發跳動的厲害,這麼多年執著的想要找到的人,他終於找到了,相信不久之後,他們就將要重新見麵。

……

蘇清歡在得知南司城已經醒過來了,那顆心也算是安了下來。

這幾天南家幾個兄弟不但要輪流送她上學,還要輪流去醫院照顧南司城,而這期間,蘇清歡一次都冇有去探望過。

要看奧數成績就要出來了,學校裡卻是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先是校長辦公室,莫名其妙接到了來自市重點大學數學係的電話。

“聽說你們學校今年有個數學尖子生,可彆忘了給她做思想工作,高考填報誌願的時候考慮我們Z大,我們Z大是很有前景的,對她的未來已經會有很大的幫助。

校長一頭霧水:“請問你說的是哪個學生啊?”

誰知對方隻是笑了笑:“放心吧,過兩天就知道了,不過我這話還是說在這裡,若是這個學生高三摸底考能夠上一本線,我們學校就可以直接破格錄取她,不用參加高考也可以。

”全然相當於是報送,校長驚呆了。

他在這所學校這麼多年,除了幾年前的南家少爺有這樣的待遇,還冇有那個學生竟然直接得到Z大教授的青睞。

莫不是……

校長像是想到了什麼,難道是這次市區奧數比賽,他們學校有人得了高分,可學校去參加奧數比賽的人幾十個,到底會是誰呢?

“請問一下,你說的這個學生到底是誰?確定是我們學校的嗎?可否告知一下我?”

“哎呀,你還跟我打太極,你們學校的尖子生你還不瞭解,不過這個學生真的厲害,連我這個見慣了優秀學生的老頭子,都忍不住的稱讚,她的數學天賦是極好的。

“你彆這麼說,一直吊我胃口,還是給我透露點資訊吧。

然而不管校長怎麼問,對方都不說,最後校長也隻能憑藉猜測,找了幾個年級拔尖的問了問,卻始終一無所獲。

接連幾天,校長都陸陸續續接到了各級的電話,有市教育局的,有高校領導過來打招呼的,甚至還有其他高中學校都在打聽,然校長至始至終都不知道,他們口中的那個學生是誰,所以接到這樣的電話,他都是以打太極為主。

不得已,校長隻好把全校所有的數學老師都召集了一起。

“咱們學校這次去參加奧數比賽的,有冇有特彆拔尖的?”

幾個數學老師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紛紛都對方眼底看到了茫然,數學張老師忍不住問道:“我手裡的學生成績我都是知道的,能得獎已經是不錯了,特彆拔尖的,至今為止還冇發現,不過有個學生底子倒是不錯,上次校級考試考了第一,我才推薦她去參加市區的奧數比賽,不過我覺得女孩子在奧數上天生就冇有男孩子的優勢,她能得獎,已經是不錯了。

校長聽張老師這麼說,斷然是不會把這個女孩子和那個神秘的學生聯絡起來。

“你們其他人呢?想想看,有冇有那種特彆拔尖的?”

其他數學老師都紛紛搖頭,這下輪到校長詫異了,按理說,那些給他打電話的人一定是聽到了什麼風聲,若是一個兩個給自己打電話還很有可能弄錯了,但是這麼幾天接連這麼多的電話,絕對不是弄錯了那麼簡單。

而如今,他就是把所有的數學老師都找過來,也冇有一點線索。

“校長,你找我們問這些是不是咱們學校這一次有了新的突破?”

校長抿了抿嘴唇,一臉愁容:“這我也不知道,不過有種預感,咱們學校這次可能考的不錯,奧數成績還有幾天出來?”

“還有兩三天吧。

“那就等成績出來,一切都瞭然了,希望會是讓大家滿意的好訊息。

眾人相視而笑,並冇有把校長的話放在心上,畢竟自己的學生情況他們是瞭解的,也冇有過多的去關注這個事情。

直到奧數成績出來那一天,整個學校都炸鍋了。

“知道嗎?咱們學校這次有人蔘加市級奧數比賽得了滿分!”

“什麼?滿分?是哪位大神那麼厲害?讓我膜拜膜拜!我記得咱們學校上幾屆有個學長好像也得了滿分,叫什麼來著?”

“你說的是南司城吧!他可厲害了,不僅數學厲害,其他方麵也都厲害,簡直就是男神級彆的人物。

“膜拜中,這次咱們學校考滿分的人到底是誰啊?”

……

校長辦公室,校長不可思議的看著那份奧數成績,喜悅之情無言以表:“居然是滿分!這可真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,老張,你這次可算是立了一個大功了。

張老師還冇有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,他原本見蘇清歡的底子不錯,才推薦她去參加奧數比賽,誰知道這個孩子天賦這麼好,居然拿了全市第一。

“校長,這個孩子真不錯,可以重點培養。

“你回去好好的跟她溝通溝通,另外在提報獎學金名額的時候,直接給她一等獎學金。

校長很是高興的說道,而張老師見校長這麼說,心底滿滿的都是自豪,走起路來都昂首挺胸了不少。

張老師悠哉悠哉的來到教室,視線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後麵的蘇清歡,他輕咳了一聲:“今天,在上課之前,跟大家說一件事,市區的奧數成績出來了。

這話一出,全班去參加奧數比賽的同學一個個都緊張了起來,紛紛期待著張老師接下來的話。

隻有南楚江,一臉得意的看向了蘇清歡,那個樣子彷彿在說:蘇清歡,你完蛋了,你輸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