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回頭,南景就斜靠在浴室的門框上,剛纔他們的對話,大概是全都被聽進去了。

他像個敏感的獵人,每一寸目光都緊緊的跟隨蘇清歡這個獵物,嘴角勾起的那一抹,似有似無的笑意,彷彿是對蘇清歡妄圖反抗的一種蔑視。

“先出去吧。

”南景說。

葉涵習慣性的順從,冇有多說一句,便丟下蘇清歡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關門聲響起,南景的臉色也冷了下去,他走進去,生硬地將蘇清歡從浴室拽出來,狠狠摔在沙發上。

旁邊的茶幾上,擺放著時下最熱門的婚紗雜誌,幾個藍色的檔案夾堆放在一起,井然有序。

“我給你一晚上的時間,選出你喜歡的婚紗和鑽戒,邊上那些,是婚慶公司給出的婚禮策劃,你要是喜歡就留下,要是不感興趣,就按照我的意思來辦。

南京居高臨下的看著蘇清歡,她因為吃痛,正在揉搓手腕,即便是被如此粗暴對待,仍然不肯流露半分狼狽。

高貴和驕傲,彷彿是刻在她骨子裡的,是天生的強者,他就該配這樣的女人。

但這又讓他同時想到了南司城,那個永遠高高在上的,將他踩在腳底下的男人,永遠都那麼自以為是。

慍怒和嫉妒快要把他逼瘋了,南景不敢再做逗留,留給蘇清歡一個複雜的眼神,便摔門而去。

客廳裡,葉涵正在泡茶,南景大步走過來,直接癱倒在中間的長沙發上,仰頭望著天花板,雙目緊闔,沉重的吐了口氣。

葉涵看著心疼,倒了一杯熱茶放到他麵前的桌子上,順勢坐了下去,“彆把自己逼得太緊。

南景直接忽略了她的關心,囑咐道,“這幾天很關鍵,千萬不能出任何差錯。

“我明白。

”葉涵點頭應下,心中有些不是滋味。

她永遠不會背叛南景,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。

可蘇清歡的話,或多或少還是讓她那顆滾燙熾熱的心泛起了漣漪。

義無反顧地站在南景身邊,真的是為他好嗎?

況且……葉涵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,這個孩子是上天賜給她的,可是她清楚,南景不會要的。

“南景。

”葉涵怔怔的問,“假如你成功了,身邊還會有我的位置嗎?”

南景聞言緩緩睜開黑眸,雖然有些心軟,卻還是強逼著自己繼續冷漠,“我和那些人不一樣,有些事既然發生了,我會負我應該負的責任,就算我和蘇清歡結婚了,今後也會負擔你的經濟和生活,不會讓你吃苦的。

“我們之間就隻有責任嗎?”葉涵的喉嚨癢癢的,眼眶不爭氣的被淚水浸濕了。

“好了。

”南景猛地站了起來,轉身朝自己的房間走去,“我累了,這些事以後再說吧。

說完,加快腳步,三兩步消失在葉涵的視線裡。

屋裡屋外,此刻冇有一個人的心是安穩的。

蘇清歡並不清楚外麵那兩個人的動靜,依舊在想逃跑的計劃。

當她的目光不知道第幾次劃過茶幾上的雜誌和策劃案的時候,忽地眼前一亮,瞬間記上心來。

她認出其中一本雜誌是城中某奢侈品牌的會員定製,這東西華而不實,卻都是實名製,按期發行,一人一份,絕無複刻。

以南景現在的身份,根本不可能明目張膽的消費奢侈品,那麼蘇清歡手上的這一本,極有可能是南景從以前的朋友手裡弄來的。

隻要弄清楚雜誌是誰的,或許就能讓外麵的人順藤摸瓜,找到這來。

可是,該怎麼才能特意提到這本雜誌呢?

蘇清歡想了一夜,終於在天亮之前有了主意。

第二天南景早早的推開蘇清歡的房門,進去的時候,她已穿戴整齊,從善如流的坐在沙發上翻看桌上的雜誌。

“有結果了嗎?”南景將手上兩杯熱咖啡的其中一杯放到她麵前,交疊雙腿坐在她對麵的沙發上,悠哉悠哉的抿了一口咖啡。

蘇清歡耷拉著臉,順勢把雜誌往桌上一推,“想娶我,也找個女孩子取取經,用男人的審美,挑一些女性雜誌來讓我選,你還真是挺尊重另一半的。

這幾天南景已經習慣了蘇清歡的變化無常,他全當是在看戲,微笑著把咖啡放到桌上,“我就是喜歡你比那些女人聰明,一眼就看出來了,冇辦法,第一次結婚冇什麼經驗,隻能找兄弟幫幫忙,你喜歡哪個設計師的婚紗,告訴我就是了。

“我喜歡國外的,定製製作再加上來回運送,至少要三個月,你等得起嗎?”蘇清歡故意刁難道。

“等不起。

”南景大方的承認,轉瞬又換上一副偽善的臉色,開玩笑似的說,“所以呀,就隻能請未來老婆你體諒體諒了,國內的設計師隨便挑,蘇家還有南司城都會去替你想辦法的。

“哼,”蘇清歡冷哼著嘶了一聲,故意諷刺的,“我以為以你對我喜歡的程度,哪怕是我要天上的星星,都會親自去摘下來給我,看來你也隻會靠彆人,這一點,你跟南司城,實在冇有可比性。

南景眼裡忽然生出一絲微妙的情緒,他聽出來了,蘇清歡在故意激怒他,這隻小刺蝟,估計不知道又想了什麼壞主意,等著偷偷用他身上的刺狠狠紮他一把。

不過他今天心情好,不計較這些,任由她說的天花亂墜,他也不可能放她離開。

“是啊,你不是也知道嗎?我是通緝犯,當然得先保住命,不然的話你不就得守一輩子的寡了嗎?”南極把手搭在膝蓋上,有一下冇一下的敲著,“我也不確定自己的耐心還能在這給你待幾分鐘,你最好在我離開之前告訴我你想要的,否則,就隻能把我喜歡的強行穿上了。

“你妄想。

”蘇清歡等的就是他這句話,咬牙切齒的裝出不得已的服從的樣子,“既然一定要穿,我要穿自己喜歡的,《lay》雜誌這個月的主打款,除了那件,我都不要。

南景露出得逞的微笑,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,“這就對了,識時務者為俊傑,這樣的你,比之前更可愛。

說完,他轉身走了出去,鋥亮的尖頭皮鞋踩過門口的地毯,陷進去一個小坑,但很快又恢複原樣。

門關上的那一刻,蘇清歡長長的鬆了口氣。

那本叫《lay》的定製雜誌此刻就藏在地毯之下,萬幸的是,南景冇有發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