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引擎的轟鳴聲逐漸遠去,葉涵在原地足足愣了有半分鐘,才逐漸回過神來。

看著被破壞的一地狼藉,她想到的第一件事,就是南景回來之後,一定會怪罪她連個人都看不好。

如果讓南景覺得她是個廢物,或許以後都不能再留在他身邊。

“不可以,我絕對不能離開景……”葉涵一邊自言自語,一邊開始在屋子裡踱步。

很快,她的注意力集中在廚房門口的水果刀上。

隻猶豫了一秒,她便走過去把刀撿了起來,對著自己的左臂,狠狠插了進去。

南景驅車回來,遠遠的就看見一樓的牆壁塌了一半,氣的直接一巴掌拍在方向盤上。

蘇清歡,你還是跑了嗎!

雖然知道可能性不大,南景還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,加快了速度,車一停下連鑰匙都來不及拔就往屋裡跑。

走進客廳,一眼便看見關押蘇清歡的房間房門大開,他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。

回過神來,才發現葉涵受傷倒在沙發上。

他蹲過去輕輕搖了兩下,“葉涵?”

葉涵原本就冇昏,隻是故意裝給南景看的,見他著急了,便緩緩睜開眼,有氣無力的解釋,“蘇清歡和南司城理應外合,刺傷了我跑了,對不起……”

翻盤的機會冇了,南景的確窩火,可對著葉涵蒼白的臉,哪裡還發作的起來,隻能暫時將這事放到一邊,扶著她起來,“這不怪你,你一個人,怎麼對付得了他們兩個,先去醫院。

……

急診室。

護士替蘇清歡上好藥,又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,便退了出去。

人剛走,南司城就進來了。

時隔這麼長時間冇見,經曆過剛纔的場麵,冷靜下來之後,兩人反倒客氣起來了。

蘇清歡抿了下唇,讓南司城放寬心,開玩笑似的說,“護士小姐挺耐心的。

南司城麵無表情的站在她對麵,也不說話,就一動不動的看著她,深邃的雙眸在燈光下一閃一閃的,閃爍著難以捉摸的光芒。

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。

蘇清歡並不擅長活躍氣氛,隻好故作輕鬆的抖了抖肩,移開了視線。

“你總是這樣。

”南司城的聲音突然響起,低低沉沉的,透著責備和無奈。

蘇清歡抬眸看他,精緻的臉微微皺起,不明白自己哪裡又惹了他。

南司城看穿她的疑惑,氣得抬手捏了把眉心,最後又無可奈何的泄了氣。

他隻是想讓蘇清歡知道,任何時候,她的安全都是第一位的,但她顯然冇有放在心上,不然的話,就會老老實實等待他的救援,而不是把手弄成這樣。

他知道,她聽不得嘮叨,索性隻好將這些都嚥下去,走近了,伸手將她圈在懷裡。

從蘇清歡被綁架的那一天起,他就一直如履薄冰,到這一分鐘才終於安穩。

南司城心中暗自下了決定,不會再讓任何人,將蘇清歡帶離自己的視線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蘇清歡被抱的有些喘不過來氣了,正準備提醒南司城鬆鬆力氣,他就把她放開了。

“先回去,這裡離南景蟄伏的區域太近了,不安全。

南司城脫下外套披在蘇清歡身上,兩人迅速開車離開醫院。

驅車一個多小時,車子開進南家大門。

蘇清歡並不是第一次來,但車子停下之後,看著南司城遞過來的紳士手,她還是麵露難色。

就算她死裡逃生,也不代表某些事情就可以當做粉筆字一筆擦掉。

董小萍就是攔在兩人之間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,她纔剛擺脫南景,真的不想再進去,被當做禍國殃民的蘇妲己一樣,承受那些本不該加在她身上的言語攻擊。

南司城知道她在擔心什麼,把手又伸過去了些,目光尖銳而篤定,“相信我,很多事情已經不一樣了,不會讓你失望的。

蘇清歡看著他,在陽光之下那張臉更加熠熠生輝,就像是畫裡走出來的人。

正如南司城所說,這一刻,之前縈繞在她心裡,那種忽近忽遠的感覺冇有出現,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。

是啊,僅憑一件婚紗,就能順藤摸瓜找出自己的下落,全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個,像南司城那麼瞭解她的人了,她還有什麼好顧忌的呢?

想到這些,蘇清歡臉上的陰霾全都散開,化作淡淡的笑。

她抬起纖細的手交到南司城手裡,彼此緊握著,攜手走進她曾無數次落荒而走的南家。

這個時間,南家其他人都在外忙自己的事,隻有董小萍在家養傷,正好和他們撞了個正著。

四目相對的瞬間,蘇清歡看著董小萍,試著相信南司城,尷尬地扯了下嘴角,表示善意。

董小萍看著平安歸來的蘇清歡,衣衫潦草,不修邊幅,實在不是她心目中兒媳婦的形象,第一反應就是嫌棄。

但餘光觸及到南司城眼裡的淡漠,她終究還是歎了口氣,不得不鬆口,點頭接受蘇清歡的示好,“回來就好,受驚了,到樓上去休息休息吧。

說著又轉身叫來傭人,“王媽,去收拾一下客房,給蘇小姐拿套乾淨的換洗衣服。

“是。

”王媽恭敬的答應下來。

董小萍說完,也不等蘇清歡感謝,轉頭就端著咖啡往客廳的沙發走去。

什麼事都有個過程,她不排斥蘇清歡,讓她留下,已經是目前能做到的最大讓步,至於真正要從心底裡接受她,隻能說來日方長。

然而剛轉過身來,就聽見南司城叫住了王媽,“不用了,清歡住我的房間,把東西直接拿過去。

董小萍動作一頓,才又低頭,若無其事的攪拌著手裡的咖啡。

在太太圈裡混了這麼多年,她早就練就了一身察言觀色的本事,哪裡能聽不出來,南司城這話是故意說給她聽的。

他要董小萍知道,蘇清歡在這個家裡不是客人。

蘇清歡本以為董小萍一定會站出來胡攪蠻纏,冇想到對方聽完南司城的話,居然冇有任何反應,著實把她嚇了一跳。

反應過來的時候,南司城已經牽著她往樓上走了。

蘇清歡忐忑地跟在他身後,一直到上了二樓,消失在電梯口,她纔敢肯定,董小萍真的變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