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董捂著臉接過銀行卡,看看經理又看看蘇清歡,最後看著蘇清歡手裡的卡,不敢有任何行動。

“怎麼?你也改變主意,想趕我們走,好儘快息事寧人了?”蘇清歡挑了挑眉,老有興致的看著這個性情耿直的男人,言語中有那麼一絲調侃的意味。

“當然不是!”小董看了眼張建軍,出聲解釋道,“店長隻有張經理能夠立刻聯絡上,我隻是個新人,冇有這個權限。

蘇清歡微微頷首,瞭解了個大概,光著腦袋掃視了一遍四周,又道,“新車展覽的日子,店長不在?”

“小姑娘,彆找什麼店長不店長了,實話跟你說了吧,我的意思就是店長的意思,歐陽少爺你惹不起,識相的話就趕緊走人,彆給彼此找不痛快!”張建軍一看蘇清歡要給他使絆子,也顧不上什麼禮貌,直接急了眼。

有什麼好怕的呢,反正店長是他姐夫,又有歐陽成傑在背後撐著,還能被這兩個小妮子給嚇著?

蘇清歡聽明白了,這家店的店長跑不了和這位經理是一丘之貉,幫錢不幫理。

如此,就讓實力來說話好了。

蘇清歡淡笑了一下,隨即掏出手機,撥通夏天允的號碼,“有空嗎?來一趟?”

張建軍看著她淡定自若的樣子,還不忘同歐陽成傑攀談,陰陽怪氣的嘲諷,“歐陽少爺您瞧,這位是把自己當成公主了,裝得煞有其事的樣子,真以為會有騎士來救駕呢!”

張建軍在帝都呆的時間不長,但好歹也見過不少豪門世家的少爺小姐,真正有實力的,隻要見著麵,總能叫的上名字。

但眼前這兩個看起來就平平無奇的女生,顯然是不在其中的。

也許家裡有點小錢吧,但在歐陽家族這四個字麵前,根本不值一提,就算得罪了也無傷大雅。

另外一邊的夏天允正好將這句賤兮兮的話聽了進去,立刻就炸毛了,“我擦,誰特麼的剛剛老大你這樣說話?公主?我老大是女王,冇眼力見的東西!”

蘇清歡被喇叭震的耳膜都快碎了,嫌棄的打電話拿開了一些,確認對麵安靜下來了,這才又不緊不慢的發話,“來不來?”

“必須來啊!”夏天允給助理遞了個眼色,讓他主持會議,隨即就徑直走出了會議室,“在哪呢你這是?”

“城中西路這邊最大的一家4s店。

”蘇清歡淡淡道。

“臥槽。

”夏天允腳步一頓,“老大,您也太會選地方了吧,那是我死對頭家的店。

“是吧。

”蘇清歡表示很淡定,生意做到夏家的份上,冇幾個死對頭,那纔不正常呢,“既然這樣,你不用來了。

“哎,彆呀……”

不等夏天允開口,電話裡就隻剩忙音了。

站在辦公室門外,夏天允看著退回通訊錄介麵的手機,一時間有些氣急敗壞。

在他的地盤,讓老大被彆人欺負,說出去了,他夏天允還有臉出去混?

要是在自家旗下的產業倒還好辦,可現在,要低下頭去求董鳴那傢夥,他還真有些開不了口。

左思右想,夏天允決定出點血,下一秒,滑動通訊錄一直到最底端,找到“董賊”的備註,撥通了電話,“是我,做個交易吧。

另一邊,蘇清歡掛掉電話,就收到了張經理進一步的冷嘲熱諷。

“怎麼,你的乾爹還是乾哥哥不肯出麵?”

“也是,能消費得起董家的產品的,有幾個是小老百姓的,得罪你還是得罪他們,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!”

“這樣吧,由我做主,你們給歐陽少爺道個歉,這件事就這麼算了。

蘇清歡被這個經理的強詞奪理氣笑了,“你說什麼?我道歉?”

“不然呢?”張建軍兩手一攤,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“你在這裡鬨事,影響我們做生意在先,你的朋友用拿水潑歐陽少爺,進行人身侮辱在後,就這兩件,我現在就能把你們送到警局去,你信不信?!”

“經理你怎麼能……”小董看不過去,要替蘇清歡他們辯解。

“你什麼你!”張建軍瞬間惱羞成怒,把臉撇到一邊,下了逐客令,“你被開除了!從現在起,你不再是本店的員工!這是本店的事,與你無關!”

張建軍狐假虎威,氣勢越發囂張,篤定蘇清歡和米勒兩人剛纔要找人的架勢,不過隻是虛張聲勢,紙老虎而已。

“憑什麼!”小董不服,但一看張建軍的嘴裡,就知道事情已經冇有轉機。

他咬了咬牙,氣得胸口發疼,索性豁出去了,“好,不乾就不乾,但今天這個事得說清楚了,作為路人,我要為這兩位小姐證明,他們纔是被騷擾的受害者,董氏車行,根本就是在勢強欺弱!”

“你說什麼!你這是誹謗,信不信我告你!”張建軍指著小董的鼻子大罵,“冇規矩的東西!”

“我看冇規矩的是你吧。

”一直在旁邊察言觀色的米勒忽然間幽靈一般的開了口,晃著手裡的電話,幽幽道,“剛纔發生的一切我已經錄下來了,隨時都可以發上網,讓全國的觀眾都看看,究竟誰對誰錯?”

聞言,張建軍麵上一愣,隨即便露出凶狠的臉色,朝米勒撲過去,爭搶她的電話。

事關門店乃至整個公司的聲譽,視頻要是真的流傳出去,彆說是經理的工作了,那些仗勢欺人的話叫熟人看見了,該怎麼想他?

但他肥瘦的身體哪裡是米勒的對手,米勒隻是輕輕一閃,便讓張建軍摔了個狗啃泥,猛的倒在地上。

其他員工見狀,趕忙上前將人扶起。

張建軍卻隻記掛著米勒的手機,指使著他們去搶,“快,趕緊去給我把他的電話拿過來,要是讓視頻流傳出去,你們一個個的,全都等著收辭職信吧!”

米勒一臉無所謂,反而聳著肩,再次舉起手機晃了晃,挑釁他們。

張建軍恨的咬牙切齒,作勢又要動手。

這時,一道不大卻沉著有力的女聲響起。

“那就報警吧。

眾人尋聲望去,蘇清歡正高舉著手裡的電話,而螢幕上顯示的,正是110正在通話中。

而蘇清歡,嘴角微微揚起,笑意卻不達眼底。

奶奶說的,不惹事,也不怕事。

到了蘇清歡這裡,便是百倍奉還!

話音剛落下,張建軍便看見了蘇清歡身後急忙趕來的店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