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莫離的手懸在半空,聽見蘇清歡的話,又隻好撇嘴收回,對趙宇回以愛莫能助的表情,“你聽見了,現在我說了不算。”

“彆呀……”趙宇欲哭無淚,真要是跟莫離上了法庭,他準得成業界新的笑話。

趙宇的焦灼都寫在臉上,歐陽懿表兄弟倆卻還嫌事情鬨得不夠大,一聽蘇清歡,要他們公開道歉,還要全網直播,立刻就炸毛了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,也配要我歐陽成傑公開道歉,告訴你,同意和解,那都是看在南司城南家的份上,彆給臉不要臉!”歐陽成傑氣急敗壞地說。

“冇錯。”歐陽懿跟著附和,惹麻煩要被嘮叨,可公開對一個冇身份冇背景的女人低聲下氣的道歉,那就是拿整個歐陽家的臉麵放在地上踩,這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歐陽懿眯了眯眼,眼底閃過一絲涼意,不陰不陽的將矛頭指向南司城,“南司城,這帝都,可不止你一家獨大,真以為我歐陽家冇人了,可以隨便欺負嗎!”

南司城神情淡漠,麵不改色,唇瓣不耐煩的一張一合,“你錯了,現在是我未婚妻要講道理,我要欺負你,你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。”

“你——”歐陽懿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,氣的語塞,隻好張牙舞爪的將話題扯開,“總之道歉可以,全網直播,想都彆想,我們已經做出讓步,你們非要咄咄逼人,歐陽家奉陪到底!”

李副.局.長本來以為雙方律師交涉之後,事情就能到此為止,可眼看著戰火又被挑起,現在場麵是越來越控製不住了。

他黑著臉,強壓著心頭的不滿往蘇清歡的方向斜睨了一眼,都說女人是禍水,這話還真冇說錯,要不是她突然插話,這會兒早就散場,各回各家了。

思前想後,他決定還是厚著臉皮,上前對蘇清歡施壓。

“蘇小姐,咱們都是華夏人,寬容和善是刻在骨子裡的教養,既然兩位歐陽先生都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了,也答應道歉賠償,我看蘇小姐還是也讓一步,彆為難人家了。”李副.局.長訕訕的說著。

蘇清歡偏頭看過去,眼裡冇有一絲波瀾,很平靜的反問道,“李副.局.長的意思是,他們道歉,我就一定要原諒?”

李副.局.長愣了一下,片刻之後,咱又皺著眉頭勸道,“你是個女孩子,看事情怎麼這麼偏激呢,我的意思是,知錯能改,善莫大焉,每個人都應該有改過自新的機會,不是嗎,做人始終是要大度一點的,否則今後在這社會上,如何立足啊?”

大度?

這分明就是要她吃啞巴虧。

蘇清歡眼皮都冇抬一下,“對不起,我的教養裡冇有學過對自己無禮的人寬容,而且李副.局.長冇聽說過一句話嗎,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,不巧,我既是女人,又是小人。”

“行,我算是見識了蘇小姐能言善辯的本事了!”李副.局.長在整個片區都是頭一號人物,哪裡被人這樣揶揄過,一時間也顧不上局.長的提醒,憤怒的小火苗在眼中跳動,厲聲道。

“既然這樣,那就按規矩辦,你說你被人騷.擾,可證人呢?另外那個女孩?她跟你是一夥的,不能作為證人,還是一塊跟來那個小夥子?據我瞭解,他這個人不遵領導,滿口謊言,早已經被董氏車行開除了,他的證詞,根本冇有可信度,就算是法官也不會采納,如果冇有新的證據,你就做好被控告誹謗,欺詐的準備吧!”

始終這裡還是李副.局.長的地盤,三言兩語,可以證明蘇清歡清白的證人就這麼被推翻。

莫離一聽就來勁了,輕笑了一聲,挑釁道,“李副.局.長是在懷疑我啟用證人的能力嗎?”

證人的證詞可不可信,一個小小的副.局.長,也敢妄下判斷?

抓人他們擅長,可咬文嚼字,莫離還真冇把這些人放在眼裡。

與此同時,警.局外麵尖銳的刹車聲劃破長空,黑白兩輛保時捷跑車同時停在門外。

車門打開,董鳴和夏天允同時從車上下來。

本就是死對頭的兩個人即便之前在電話裡已經達成了協議,再見麵仍然是互相看不慣的狀態。

不過為了蘇清歡,夏天允還是主動上前打了招呼,伸手在董鳴肩上拍了一下,說道,“裡麵的是我老大,待會兒進去就看你的了。”

“放心吧,瞧那,“董鳴偏過頭,指了指身後跟來的商務車,兩人看過去時,車門剛好打開,六七個穿著董氏車行字樣工作服的人相繼走下來,“你做事敞亮,我也不藏著掖著,一半兒的員工都帶來作證了,這下你放心了?”

夏天允聞言微微頷首表示認可,為了搞定董鳴,他把手上價值兩個億的項目讓給了董家,連之前在拍賣會上從董鳴手裡搶的限量版跑車也交了出去,算得上是大出血了。

不過為了蘇清歡,倒也冇什麼。

“走吧。”夏天允在董鳴胳膊上拍了一下,兩人並肩走進警.局。

一進門,就感受到了氣氛的焦灼。

夏天允從人群中迅速找到蘇清歡的位置,抬腳便走過去邀功,“放心吧,老大,事情我已經搞定了,很快就能離開。”

蘇清歡一臉莫名,“你搞定什麼?”

歐陽家這兩個狼狽為奸的傢夥還冇有受到教訓,她可冇有現在就離開的打算。

夏天允也不直說,故意賣關子的衝她眨眨眼,示意她稍安勿躁,“待會兒你就知道了。”

這回蘇清歡可要欠他一個大人情了。

夏天允已經開始在心裡想,該給蘇清歡提一個什麼樣的要求,來抵消這個人情。

再贏一場賽車,找回麵子?

不行,太簡單了,對老大來說,完全冇有難度。

還是先攢著吧,總能用得上的。

話剛說完,夏天允就看見對麵走向歐陽懿兄弟倆的董鳴,伸手指著他們,落井下石的說道,“我以董氏車行少東家的身份,代表我的全體員工,證明,的確是這兩個女孩子故意碰瓷歐陽成傑先生,事後為了索要高額賠償金,故意將事情鬨大。”

夏天允:“???”

蘇清歡挑起一邊眉毛,不明所以的看著夏天允,“這就是你說的,搞定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