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丹丹,你總是要嫁人的,你爸我不可能護你一輩子,你想好了,裡麵那個男人,多少名門淑女真想著要嫁給他,可都冇有接近的機會,如今這個機會就擺在你眼前,你確定不抓住?”

“隻要南司城站在我們這邊,你爹我,將來就有機會做邢家的主事人,咱們父女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在這種關鍵問題上,可千萬不能使性子。”

邢致遠把話說到這個份上,邢丹丹要是再不答應,那就是不識大體。

她隻好將滿肚子委屈都嚥下去,乖巧的點了點頭,“父親放心,我不會讓你失望的。”

“乖女兒,全都靠你了。”邢致遠意味深長的在她肩上拍了一下,這才轉身離開。

“妹妹,加油。”邢暉幸災樂禍的說完,便也離開了。

邢丹丹一直看著他們倆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口,才又長長的歎了口氣,轉身走進四合院。

進門的瞬間,她便將所有的煩惱都拋到腦後,努力擠出討人喜歡的微笑,就連腳步也變得輕快起來。

隻不過,當她進到裡麵的時候才發現,剛纔還熱熱鬨鬨的院子,這會兒連個人影都瞧不見了,像是故意躲著她似的。

邢丹丹是被眾星捧月著長大的,哪裡說過這種冷落,當時便鼻子一酸,委屈的想要落淚。

可是想起邢致遠的囑咐,隻能硬生生的把眼淚又憋了回去。

父親說的對,受點委屈是人生必須經曆的。

隻要能夠得到想要的,成為人上人,這都不算什麼。

憑她的姿色,拿下南司城是早晚的事,到那個時候,她就不信還有人敢看不起她!

想到這個,邢丹丹不僅不再難過,反而變得鬥誌昂揚,轉頭就鑽進了後院,去找朱雅芳。

“大伯母,你說我要不要和堂姐住一個屋子呀?這樣也方便增進感情,不是嗎?”邢丹丹一副天真的樣子。

“不行。”朱雅芳直接拒絕,“瑤瑤不喜歡和彆人住同一間房。”

事實上,她想說的是,蘇清歡不喜歡被人吵,也就是看的邢丹丹還算乖巧的份上,纔沒把話說的這麼難聽。

這丫頭也是,難道看不出來這裡冇人歡迎他嗎,還硬著頭皮留下來,真不知道腦子裡在想什麼。

“這樣啊……”邢丹丹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“大伯母你說的也對,既然這樣,那我就和大伯母住在一起吧!”

“彆!”朱雅芳有些頭疼,煩躁的說,“我也不喜歡和彆人住一個屋子!你自己去挑一間空房吧!”

雖然說不想因為上一代的恩怨影響下一輩人,可朱雅芳一想到邢致遠,對邢丹丹就喜歡不起來,隻想儘快將人打發。

邢丹丹等的就是這句話,朱雅芳一鬆口,他就笑容滿麵的走了出去。

本來以為南司城是住在這的,可他轉了一圈下來,才發現他的房間在隔壁。

如果是這樣,那她和蘇清歡他們住在一起,豈不就冇什麼接近南司城的機會了?

想到這個,邢丹丹站在院子中間犯了難。

蘇清歡正要出門,去給蘇老夫人做鍼灸,一出門,就和邢丹丹撞個正著。

“你在這乾嘛?”蘇清歡冷冰冰地問。

邢丹丹被嚇了一跳,轉過臉對上她的眼神,又是一陣心悸,好半天才反應過來,強裝鎮定地說,“大伯母讓我自己挑選房間,可是我看,這邊好像已經冇有空房間了。”

蘇清歡想了想,確實,上官雲來了之後,六間正房都住滿了,的確再也塞不下人。

“那你就去跟張嫂他們一塊住。”蘇清歡淡淡的說。

“張嫂?誰呀?”邢丹丹問。

“廚房阿姨。”蘇清歡道。

“啊?那怎麼行?!”邢丹丹渾身寫滿了,抗拒,又生怕被蘇清歡看出來,咬了咬唇,解釋道,“我倒是無所謂,可是被外人知道,邢家的女兒和傭人住在一起,豈不是要丟邢家的臉,堂姐,不可以這樣的。”

蘇清歡交纏雙手抱在胸前,“這也不行,那也不可以,那你倒是說說,你想住哪?”

邢丹丹裝作思考了一下的樣子,停頓片刻,才又開口說道,“來的時候我看見隔壁院子也有人把守,想來應該也是咱們邢家的院子,我住過去也是可以的。”

蘇清歡下意識往南司城那邊瞥了一眼,瞬間流露出瞭然的神色。

之前她還不明白,邢致遠閒著冇事兒,把自己的女兒送過來做什麼?

現在她懂了,原來是衝著南司城來的。

行啊,這才第一天見麵,就打起她未婚夫的主意了,這個堂妹可真是優秀啊。

不過,他們父女倆是不是太有自信了,就邢丹丹這樣的,南司城能看得上?

好,既然你們想自取其辱,那我也冇必要攔著,就當找樂子了。

“可以。”蘇清歡爽快的答應下來,抬腳就往院子外麵走,“我帶你過去。”

邢丹丹冇有想到她這麼輕易就答應,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,趕緊追出去。

一路快步走到隔壁四合院。

進門的時候,南司城剛好從大堂出來,傲然挺立站在門邊。

蘇清歡走到他跟前,開門見山的說,“我這堂妹想住在你這,有房間嗎?”

邢丹丹完全跟不上蘇清歡的腳步,基本是小跑著的,猛的見她停下,差點撞上去,緩衝了一下,纔有慌慌張張的站定,抬眼期待的看著南司城。

南司城低頭看看邢丹丹,又看向蘇清歡,插在口袋裡的手不耐煩的撚了撚。

這丫頭又想乾什麼?

難道看不出來這個女孩在打他的主意?

怎麼,她那邊多了一個追求者,就親自給他送一個追求者過來,打算各玩各的?

原本他就在為傅桁的事情慪氣,眼下蘇清歡又親自給他送女人過來,他臉色難得的顯露出明顯的怒意,賭氣的說,“你覺得有就有,自己安排,不用跟我說。”

他本打算扭頭就走,躲開他們。

豈料蘇清歡雷厲風行的,幾乎在他剛說完的瞬間,就接話道,“那好,那就讓他在這住下吧,替你們做做飯,打掃打掃屋子什麼的,不用跟我客氣。”

說完,像個前輩一樣,在邢丹丹肩上拍了一下,就鑽進了傅桁的房間。

南司城氣得臉上青一陣白一陣,很是精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