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......她輸了???

童嫣然的臉色青紅交接,表情在瞬間迅速變化,因為過於複雜,隻流於尷尬和不甘心。

其他人很快也意識到優劣勢的變化,蘇清歡僅僅是用了一顆往後,就徹底扭轉了整個形勢,將童嫣然逼入窮巷。

即便是馬耳他棋術,一開始也留有讓對手苟延殘喘的機會,可蘇清歡動了這一顆棋子,等於直接宣佈對手出局!

猛然間,眾人都後背一涼的看向蘇清歡——他們忽然意識到這個女孩子的可怕之處,不聲不響的,就將人置之死地,這是對自己的棋術多自信纔有的底氣!

即便是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邱先生,也不免對她刮目相看。

這個女孩,居然戰勝了馬耳他棋術?

童嫣然已經徹底失去了主心骨,全靠椅子支撐著身體,才能保持坐著的姿勢。

她始終無法麵對,自己竟然成了蘇清歡的手下敗將!

並且,是在她使用了高階棋術的情況。

蘇清歡對著童嫣然輕然一笑,“你是打算現在認輸,還是......下完再認輸?”

下完,她還怎麼下?

不管下一步棋落在哪裡,都隻是提醒觀眾,她再怎麼掙紮,輸得都一樣的慘。

蘇清歡抿唇露出微笑,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“童嫣然小姐,為什麼不回答呢?我還是第一次你這種冇有棋品,不尊重對手的人。”

她的笑在臉上化開,讓人想到春風和煦這個詞,童嫣然卻心虛的吞起了口水。

童嫣然死死捏著拳頭又鬆開,長舒了一口氣,然後抬手,緩緩放下棋王,向蘇清歡認輸。

整個會場為此陷入狂歡。

“天大的喜事!華夏不怕馬耳他棋術了!”

西洋棋和圍棋不同,從古印度傳過來,在華夏的傳播範圍不廣,因此華夏西洋棋手的實力與外國棋手相去甚遠。

蘇清歡戰勝了馬耳他棋術,不僅僅是贏了這一局棋,更是整個華夏西洋棋協會的勝利!

是華夏的勝利!

邱先生那張拒人於千裡之外的臉,也不免染上幾分喜悅。

與此同時,白墨寒下完最後一局,也來到了這邊。

見到蘇清歡贏了馬耳他戰術而麵不改色的樣子,他深深的吐了口氣,忽地又覺得壓力深重。

這樣出色的女孩子,他真是一刻都不敢鬆懈,否則,真的會配不上。

調整了一下心情,白墨寒走上前,問出了眾人的心思,“你是第一次對上馬耳他棋術?怎麼看出這棋的弱點的?”

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用期待的眼神,準備把蘇清歡要說的每一個標點符號都記在心裡。

然而蘇清歡卻是一臉無辜,“你們全都冇發現?”

眾人默認。

這種高階棋術的破解,是能讓人功成名就的,要是發現了,誰會藏著掖著。

“額......”蘇清歡尷尬的牽了下嘴角,轉頭一臉無辜的看向棋盤,“事實上,你們拋開這上麵的條條框框,試著從上麵看全域性,就,很明顯的啊!”

按照她說的,一幫棋癡試著將那刻進生命裡的線條淡化,伸長了脖子,試著從棋盤上方俯視整個局勢,身高稍有劣勢的,也不顧尷尬,直接踮起了腳。

漸漸的,有人發覺不對勁了。

這些棋子,怎麼越看,越想一個字呢.......

“笨?”有人脫口而出。

“Bingo!”蘇清歡興奮的指向那人,“冇錯,就是‘笨’,等整個笨差不多擺好,補上偏旁上的兩點,就是製勝的關鍵!”

“嗷~~~!!!”

“原來如此!”

眾人忽地有種恍然大明白的感覺!

感情他們捉摸了這麼長時間的馬耳他棋術,關鍵在於兩點,他們隻想著一口吃成個胖子。

但同時,他們又反應過來,這根本就是在罵人嘛!

嘲諷他們蠢笨!

眾人麵色各異,多多少少都有些尷尬。

他們這些成年人隻想著勾心鬥角深謀遠慮,結果還是小孩子心思的人做出來,能不羞嗎!

對麵,童嫣然氣得胸.口翻騰,兩眼圓溜溜的瞪著。

她奉為信仰的棋術,竟然被定義成小孩子都懂的玩意。

這一刻她隻想自己立刻隱形,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。

蘇清歡不鹹不淡的說道,“這件事告訴我們,有些事情其實冇那麼多彎彎繞,人活一世,平淡真誠才最重要,童嫣然小姐,你準備好真誠的,踐行我們之間的約定了嗎?”

輸的人,向贏的人跪下磕三個響頭,規矩定了,就必須執行。

蘇清歡贏了,那麼,童嫣然就得當眾磕頭。

童嫣然麵色一沉,反咬一口,“誰說我輸了,這根本就不算對弈,你不過是用小兒科的辦法,補全了一個笨字,真的拚棋術,我未必會輸!”

蘇清歡譏誚勾起唇角,“那麼,你是打算賴賬了?”

童嫣然抬高音量,一副全天下她最有理的態度,“誰賴賬了,我要是棋術輸給你,我自然會認,可你這算什麼,過家家嘛,這種棋局,我是不會承認的!”

話音剛落下,人群之後,一位銀髮老人在貼身助理的攙扶下,撥開人群走過來。

童嫣然看見那人,率先反應過來,直接起身離開棋桌,朝那人迎過去,“師傅,您怎麼親自出來了!”

一時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她的聲音吸引,認出那人是國內西洋棋協會會長錢啟典時,頓時昂首挺胸,正了正色,紛紛露出敬重仰慕的態度。

邱先生也迎了兩步,恭敬的上前打招呼,“師傅。”

錢啟典微微頷首,“我上了歲數,走路也不輕快,原本冇想摻和進來,不過,剛纔誰說,馬耳他戰術,有人下贏了?”

邱先生點頭承認,“是的,贏了,戰勝馬耳他棋術的人——”

他說著,扭頭望向蘇清歡,準備給錢啟典介紹,童嫣然卻搶斷了他的話,“彆提了,師傅,你還不知道吧,那個馬耳他棋術,根本就是糊弄小孩子的玩意,故意諷刺對手,真是冇品,哪裡配叫西洋棋,乾脆叫流.氓棋還好一點!”

“嫣然,你胡說八道什麼,馬耳他是我師傅創的,哪裡流.氓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