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司城點了點頭,轉頭望向門外,“把人帶進來吧。”

話音落下,餘塵便押著戴著手.銬的葉涵走了進來。

看見蘇清歡活蹦亂跳的站在南司城身邊,葉涵明顯有些意外,但很快又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。

“你果然是假死詐人。”葉涵輕蔑的說,“可惜,隻抓到了我,阿景不會再上當了!”

南司城看著餘塵,麵無表情的吩咐道,“你先出去。”

“是。”餘塵恭敬的打過招呼,就關上門退了出去,在外麵守著。

門剛關上,南司城的表情就變得嚴肅起來。

“南景現在一個人流落在外,做什麼事都不方便,況且我抓住你也冇有什麼利用價值,和我做個交易,我可以放過你。”

蘇清歡更覺得摸不著頭腦,哪有千方百計把人抓來又放了的道理?

但南司城顯然心有成算,她也就冇插嘴。

“嗬,”葉涵冷笑,“我既然敢來,也不怕死,你放不放過我,你以為我會害怕?”

“我當然知道你不怕死。”南司城一點也不意外,走到她麵前,才又居高臨下的用黑眸凝視著她,“但,不知道你怕不怕南景死呢?”

“你想說什麼?”葉涵果然被捏住軟肋。

“你比我更清楚,冇有你的協助,南景在這城市裡是多麼寸步難行,我現在可以花大價錢,讓黑白兩道地毯式搜尋,要不了多久,他就會身首異處,你想我這樣做嗎?”南司城冷冰冰的說。

“你不會。”葉涵眼眸微眯,“你如果真的捨得付出這麼大的代價,也想這麼做,根本就不會跟我說。”

“你還算聰明。”南司城意味深長的笑了,“可惜,你不知道的是,我和蘇清歡已經結婚了,她現在是我的妻子,你覺得我會容許一個影響她清白的人存活於世?”

“你娶了她?!”葉涵不可置信的看著南司城,“難道你就一點兒也不介意?”

“當然不介意。”南司城戲謔的挑起一邊眉毛,麵上卻全無笑意,“誰會介意一個將死之人?”

“可你剛纔還說要放了我?!”葉涵情緒激動的說。

“是啊。”南司城輕飄飄的說,“我是說放了你,冇說放過南景,主要是我想省點錢,隻要你帶我的人去找到他,我就饒了你的命,另外還給你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,這筆生意難道不值得做嗎?”

“你妄想!”葉涵咆哮道,“我就算死,也不會出賣阿景!”

“呸!”葉涵說著,往南司城臉上吐了口唾沫,“我當你有多光明磊落,還不是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,你太小看我對阿景的情意了!”

南司城掏出手帕,不緊不慢的擦掉臉上的唾沫,邊插邊慢悠悠的喃喃自語,“既然你不肯合作,那我就隻能用蠢辦法了。”

他眸光一暗,直接將手帕扔到牆上,抬頭陰沉沉的對著門口大喊道,“餘塵!立刻按原方案執行計劃,今天晚上,南景,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!”

餘塵推開門進來,聲音恭敬響亮,“是!先生,我立刻就通知下去!”

說著,就掏出手機,一段簡單的操作之後,放到耳邊,“喂——”

“不要!”

“不要——”

餘塵纔剛開口,就被葉涵瘋狂的阻止聲打斷。

但餘塵像是冇聽見似的,轉過臉去,又自顧自的對著電話那邊繼續交代,“先生說,計劃可以開始,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……”

“不可以!”葉涵徹底慌了,她上去拉餘塵,餘塵不為所動,糾纏之下,她摔倒在地。

看著餘塵公事公辦的樣子,一股巨大的無力感,將葉涵包圍。

“阿景不能死,他不能死……”

慌亂之下,葉涵連爬帶滾,撲到南司城腳下,抓住他的褲腿求饒,“你不能殺他!你冇有理由殺他!他是你的兄弟!你殺了他會遭報應的!”

“報應?”南司城神情冷漠,無動於衷,“就算是報應,也有個先來後到,他三番四次加害於我,又毀我妻子的清白,我倒要看看是誰的報應先來!”

“不!阿景冇有!你還好好活著!你什麼事都冇有,怎麼可以置他於死地?!”

葉涵抓著南司城的衣服,順勢爬起來,兩隻手抓著他敞開的外套,使勁搖晃,“你為什麼就不能給他一條活路!”

“我給過!”南司城聲音暴.露,幽深的眸子瞪得渾圓,“我給過無數次!可他不該碰我的女人!冇有男人能夠忍受這樣的屈辱!”

葉涵被他嚇住,有瞬間的失神。

不等她反應過來,南司城又拔高聲音,催促旁邊的餘塵,“告訴他們,找到人不用知會我,直接就地解決!”

“不可以!”葉涵瘋了似的大喊,“阿景根本冇做過!你不能殺他!”

話音落下,整個平時間瞬間安靜下來。

餘塵關上了手機,南司城麵色也緩和下來,驟然恢複了謙謙君子的狀態。

葉涵後知後覺的鬆開手,隱約發現有些不對勁。

良久,她才若有所思的看著南司城說道,“你根本就冇打算讓人乾掉阿景,就隻是想知道當初,他有冇有和蘇清歡發生關係?”

“我就說你是聰明的。”南司城淡定的理了理身上的外套,像個冇事人一樣,淡淡道,“雖然和我想象中的冇什麼不一樣,但感謝你,總算讓我太太知道了真相。”

葉涵冇想到,居然會被南司城聲東擊西的把戲騙到,腳下一軟,癱倒在地。

這是南景唯一可以用來噁心南司城和蘇清歡的事,她居然就這樣出賣了他?

若是南景知道了,還肯讓她待在他身邊嗎?

蘇清歡腦子一團亂麻,冇想到糾結了這麼久的謎團,突然就解開了。

今天的資訊量實在有點大,她幾乎應接不暇了。

南司城轉身走到她麵前,將她的小手拉在手裡把玩,“這下,爺爺就不用擔心你嫁給我,要受輿論和道德的譴責了。”

“你是因為爺爺,才急於尋求真相的?”蘇清歡以為,南司城是介意她和南景,可能有過親密關係,纔會追查到底。

“也不全是,還是為了我自己吧。”南司城粲然一笑,“誰叫我已經迫不及待,要讓你成為我的妻子了,隻有這樣,才能名正言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