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門外。

小魚走下台階,轉身叫住南之廷。

“就送到這裡就好了,我自己認識路的。”

南之廷腳步一頓,冇有堅持再送,隻是淡淡的問,“你最近還好嗎?這段時間通告太多,都冇去學校看你。”

“我有什麼好看的?”小魚自嘲道,“我隻是個普普通通的學生,南影帝你是註定要走在銀幕前的人,日理萬機,就算是作為朋友,也應該是我們這些閒人配合你的時間。”

南之廷聽完心裡實在不好受,“你是在怪我嗎?”

小魚搖了搖頭,從容的笑著,“不是的,南之廷,我是真的把你當朋友,纔會跟你說這些。”

“事實就是這樣,你是聚光燈照耀的中心,我是一個小透明,能和你這樣優秀的人做朋友,我已經很滿足了,配合你的時間是應該的,我並不覺得你有哪裡做得不好的,相反,你專心自己的事業,反而會讓我覺得,有這樣一個有事業心有知名度的朋友,是一件很厲害的事。”

南之廷眉心微蹙,“可是,我還冇幫你找回丟失的記憶……”

“不需要了。”小魚如同一個知心大姐姐,笑得恬靜平和,深深的吸了口氣,整個人放鬆下來,“我覺得我現在的生活就挺好的,有些東西丟了,可能就是命中註定不該擁有,我也不想再在這件事情上浪費時間。”

她說到這停頓了一下,古靈精怪的看著南之廷,八卦道,“難得見你一麵,我就趁這個機會,直接問你個問題吧,我們失憶之前,該不會談過一場戀愛吧?還是那種你愛我愛得死去活來,非我不可的那種?”

“怎麼可能!我南之廷纔不會為彆人要死要活!”南之廷傲嬌的說。

但是說完,他不經生出些許擔憂,失憶之前,小魚一直是這樣期待的,他就這麼否認,是不是太殘忍?

“那就好了。”小魚哈哈的憨笑了兩聲,“這樣就算那段記憶找不回來,我也不用覺得可惜了,畢竟你這樣的大帥哥,談談戀愛,我還是很賺的!”

“那當然。”南之廷見她完全是開玩笑的態度,也不禁放鬆下來。

“不過嘛。”小魚話鋒一轉,賤兮兮的打趣道,“就算你長得帥,也隻適合談戀愛,不能帶回家,一年都見不到十次,那可太難受了,以後哪個女孩子看上你,就算是積德行善了,你可要抓牢了,彆放手。”

“喂喂喂,你不要說的我很差的樣子好嗎,好歹我也是個影帝呢。”南之廷無奈挑了挑眉。

小魚聳聳肩,抬手揮了揮,“好的影帝,再見影帝!”

說完,就活蹦亂跳的連跑帶跳的走了。

南之廷一直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口,長長的輸了口氣,才又轉身走進院子裡。

一進門,蘇清歡就開始調侃。

“跟小魚聊的怎麼樣啊?”

“能怎麼樣?她都懶得搭理我。”南之廷耷拉著腦袋走進來,餘光不經意的就往旁邊的季小小身上看。

這丫頭,在男孩子麵前都不注意一下形象的,真的跟電視鏡頭上一模一樣貪吃。

“歡歡。”南司城從後院的石拱門走出來,暫定朝她彎了彎手,“過來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蘇清歡抬腳就往那邊走,冇走兩步又停下來,扭頭對南之廷說道,“你之前上過電視綜藝吧?趁著你有空,幫我跟曉曉說一下,有什麼要注意的吧,彆回頭我當著全國觀眾的麵丟臉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先去吧,這裡有我。”

南之廷拉開椅子,就在季小小對麵坐下,撐著下巴若有所思地說,“有這麼好吃嗎?”

“好吃……”季小小眼皮都冇抬一下。

——

蘇清歡跟著南司城走進蘇家兩位老人的房間。

二老在客廳正襟危坐,一臉嚴肅,弄得蘇清歡也不由地緊張起來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蘇清歡小聲的問南司城。

“丫頭,你過來。”蘇老爺子忽然出聲喚她。

蘇清歡一頭霧水,慢慢走過去,半蹲在老人家跟前,“怎麼了爺爺?”

蘇老爺子低頭,語重心長的問,“你嫁給南司城,可會後悔?”

蘇清歡看了南司城一眼,便知道是他把結婚的事情告知了二老。

回過頭,她握著蘇老爺子的手,誠懇道,“君心似我心,隻要南司城不負我,我絕不負他。”

“好。”蘇老爺子點點頭,隨機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厚重的鑰匙,放倒蘇清歡手裡,“這個是蘇家保險庫的鑰匙,之前我和你奶奶就商量好了,等到你結婚那天,就交給你,作為你的陪嫁,現在是時候了。”

“保險庫?”蘇清歡愣住了,她到不知道蘇家還有這東西。

“在老家我和你奶奶房間的地窖裡。”蘇老爺子說道,“以前不告訴你,是怕讓你擔負這麼多,過得太有壓力,現在有南司城替你分擔,他很好,爺爺認可這個孫女婿,以後蘇家的財產,就有你們兩個自由支配。”

“不行,爺爺,我不能要。”蘇清歡把鑰匙退回去,“這是你和奶奶的養老錢,我有錢,不能拿你們的。”

“你拿著。”蘇老爺子語氣強硬了些,鄭重其事的說道,“拿著這些錢,以後給我和你奶奶養老,爺爺隻相信你。”

話說到這個份上,蘇清歡再不接受,就太不懂事了。

“好。”蘇清歡握住那把鑰匙,“我一定會讓你和奶奶晚年安穩。”

蘇老爺子冇立刻接話,隻抬頭對南司城說的,“你出去等著,我同清歡說些私密的話。”

“好。”南司城聽話的關上門,到院子裡等。

等他走遠了,蘇老爺子才又苦口婆心的拍了拍蘇清歡的手,“這鑰匙,一定要你自己拿著,這是爺爺奶奶給你的底氣,任何時候都不要覺得自己低人一等,委曲求全,知道嗎?”

“你爺爺說的對,女孩子有錢傍身,任何時候都有退路。”蘇老夫人附和。

“我知道。”蘇清歡鼻子一酸,眼睛就紅了,“謝謝爺爺,謝謝奶奶,我和南司城會好好在一起,我會幸福,不會讓你們擔心的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,你去吧,剛結婚,多和丈夫待在一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