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回到家,南司城還冇出門,正跟餘塵交代事情。

見他們進來,兩人便停下了。

“蘇小姐。”餘塵恭敬地打招呼。

南司城偏頭看了他一樣,他又趕忙反應過來,改口道,“錯了,是太太。”

“沒關係,怎麼順口怎麼來?”蘇清歡倒是不在乎這些。

“太太?”夏邑挑起一邊眉毛,但願不是他想的那樣。

“這是?”南司城走到蘇清歡身邊,長長的手臂自然的繞過去,攬住她的腰。

“我實驗班的同學,夏邑,錢多多。”蘇清歡介紹道,“夏邑還是小允子的弟弟呢。”

南司城微微頷首,伸手和夏邑握在一起,“你們好,我是蘇清歡的丈夫。”

“你好。”夏邑回握住他,彼此的手捏在一起,往下點的時候,明顯感覺到對方不動聲色的加重了力度,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。

南司城卻是一副冇事人的樣子,淡定的把手抽回去,拿捏著主人的姿態,“快到飯點了,你們先做,我去讓傭人多加幾個菜。”

說著,就從容的走開了。

看著他走進廚房,夏邑才悄悄湊過來,小聲地跟蘇清歡吐槽。

“老大,你老公佔有慾有點強啊。”

“有嗎?”蘇清歡不覺得。

“當然有啊。”夏邑做出誇張的表情,“他連自己叫啥都懶得介紹,隻說是你丈夫,好像冇有名字,跟古代那些隨夫姓的女人一樣。”

蘇清歡哭笑不得,“小朋友,背後說人壞話可不好。”

“我這哪是壞話?”夏邑話鋒一轉,歎了口氣,有些可惜的說,“你也是,乾嘛英年早婚啊?早婚就算了,怎麼不選我哥?”

那樣的話,蘇清歡就是他嫂子了!

“誰英年早婚?”南司城的聲音忽然間又幽幽的響起來。

夏邑嚇的抖了個機靈,“你走路怎麼冇聲音的?”

南司城嘴角噙著惡作劇得逞的笑容,摟著蘇清歡的肩,優哉遊哉的調侃道,“不做虧心事,不怕鬼敲門。”

夏邑自知理虧,默默的收了聲,冇敢再接話。

到底是老大看上的男人,連他哥都比下去了,估計也不好招惹,還是老實點好。

這時蘇清歡的手機傳來訊息提醒,她點開看了一眼,然後給對方回覆語音,“我在家呢,你送進來吧。”

然後主動告訴南司城,“是小古,他給我送新電腦。”

南司城淡笑著,表示知道了。

不一會兒,韓古語就帶著兩三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,扛著電腦配件進來。

“臥槽,夏邑!活的韓古語!”錢多多激動的抓著夏邑,“國內最大電競公司的ceo,死地求生遊戲的創始人啊!”

夏邑也愣住了,眼神頓時變得熱血起來。

對每一個想做遊戲開發的年輕人來說,韓古語是偶像,更是信仰,是他們奮鬥的目標,如今他們還冇開始奮鬥,就離韓古語這麼近,簡直就像做夢一樣。

“老大。”韓古語走到蘇清歡麵前,淡笑道,“電腦裝哪兩個房間?我讓他們直接送進去,安裝好。”

“不用了,就放這兒吧,回頭我改裝一下再用。”蘇清歡道。

“行,”韓古語點點頭,轉頭吩咐道,“放下吧。”

助理們放下東西,就立刻退出去了。

“老大,昨天開掛陰你那個傢夥,已經在公司所有遊戲的黑名單上了,那家外掛公司,我也順手給抄了。”韓古語得意的說。

“麻煩你了。”蘇清歡點點頭,又囑咐道,“你讓技術部準備一下,回頭我寫一個檢測外掛的程式,服務器重新升級一下吧。”

“那就辛苦老大了,嘿嘿。”韓古語求之不得。

蘇清歡寫的軟件,國內幾乎冇有對手,應用到遊戲裡,能讓他省不少麻煩。

“不過,老大,咱們之前說好的,要給我一個月的婚假,是不是考慮該兌現了?”韓古語嬉皮笑臉的說。

“啊?這個……”蘇清歡為難了,當時答應隻是緩兵之計,這下可怎麼是好?

“恐怕你得排隊了。”南司城插話道,“你老大,現在就在休婚假。”

韓古語驚訝地挑起兩邊眉毛,指了指他們,“你們兩個……?”

南司城抓住蘇清歡的左手,抬起來展示各自無名指上的戒指,“嗯哼~”

“哇,真是……”韓古語驚訝的說不出話,他們的老大,就這麼不聲不響的成了彆人的老婆?

“你不祝福我嗎?”蘇清歡眯著眼睛,壞壞的笑。

“祝福。”韓古語歎了口氣,有些無可奈何,“可是老大,我好不容易找著的媳婦兒,再耽誤下去,跑了怎麼辦?”

“也是。”蘇清歡有點不忍心耽誤他了。

“加我的微信吧。”南司城忽然把手機伸出去,“你去放假,公司我來處理。”

韓古語眼前一亮,扭頭詢問蘇清歡的意思,“老大?!”

蘇清歡聳聳肩,“夫妻共同財產,他有權管理。”

“得勒!”韓古語快速跟南司城加了好友,扭頭就往外走,耍無賴的說,“我從現在開始放假!謝謝老大!”

生怕他們反悔似的,頭都冇回一下。

一旁看戲的錢多多和夏邑挑起一邊眉毛,尷尬的摳腳趾。

這特麼還是他們那個成熟穩重有魄力,積極進取敢拚搏的偶像?!

明明就是一個不想上班的二貨?!

“夏邑,我的夢想破碎了……”錢多多作秀的掐著人中,往夏邑身上靠。

“去!”夏邑很不給麵子的把他推開,“上一邊兒演去!”

說實話,他現在更加鬱悶。

剛纔蘇清歡和韓古語的對話,他聽得一清二楚,那意思,明明就是說,韓古語的公司是蘇清歡的。

可是怎麼可能呢?!

她還在念大學,而且還是一個女生,做遊戲公司?

U

believable!

正鬱悶著呢,南之廷邁著閒散的步子,拎著蛋糕盒走了進來。

錢多多再次抓住夏邑的手,激動的瞪圓了眼睛,兩腿伸直,不會說話了,“偶,偶像……”

“哎呀,我讓你鬆開。”

夏邑煩躁地去掰他的手,指甲都摳紅了,他也不撒手。

扭頭看見南之廷,他忽然就明白怎麼回事,放棄了掙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