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很好。”慕容端欣慰的點點頭,轉而掃視整個班級,“還有誰?”

百科競賽一旦入圍,是要到電視台參加最後的決賽的,除了習慣引人注意的童嫣然,其他學生都不願意被過分關注,一個個把頭低下去,一言不發。

場麵像極了普通班上課,老師不提問,台下嘰嘰喳喳,一提問,全班瞬間都安靜了。

“行,都不願意去是吧?”慕容端也不是第一次經曆這種場麵了,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盒子,放在講台上,“那就抽簽決定,從第一組開始,依次上來抽一張簽,抽到星星的,就代表整個班級去閃閃發光。”

學生們隻能不情願的排著隊,上去抽簽。

蘇清歡是最後一個,拿到簽,直接就在講台邊攤開了手。

還好,空空如也。

於是當場把簽放在慕容端麵前的講台上,就回去了。

“老師,我抽到了。”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主動舉手,亮出畫著星星的紙張。

“米雪也抽到了!”一個女生高聲道。

隨即她的同桌,那個有些微胖的女孩子,也舉手,展示了一下紙條。

蘇清歡覺得這名字熟悉,扭頭看了一眼,隱約從米雪臉上看出一絲無奈。

“那好,這次就由班長帶隊,你們幾個,互相合作,下課之後,我再跟你們交代比賽的具體細節。”慕容端一錘定音,隨即就開始講課。

一節課很快過去,下課鈴響起,慕容端收起教案,不免嘮叨幾句,“咱們現在講的內容不會太深,對自己要求高的同學呢,可以自己做些配套練習,物理這門課啊,還是要多動腦,多思考,尤其是基礎差的……”

他說到這停頓了一下,下意識抬頭望向教室最後一排。

然而,蘇清歡和夏邑錢多多的位置早已人去樓空。

他黑著臉搖了搖頭,真是爛泥扶不上牆。

差生就是差生,再怎麼苦口婆心,他們也不會往心裡去。

“下課!”

——

蘇清歡回了一趟家,給蘇老夫人做了個檢查,又留下陪二老吃了頓飯,纔回到學校。

轉到實驗班之後,她的宿舍也調劑了,迄今為止還冇去看過,正好南司城晚上有事,她就打算在新宿舍住一晚。

慕容端冇有說錯,學校給實驗班提供的是最好的條件,新宿舍是兩人寢,意味著蘇清歡要應付的是有隻有一個。

拿著行李推開宿舍的門,她聞到淡淡的花香味,走進去,左邊的床位已經收拾好,擺放了東西,右邊雖然空空如也,但明顯被擦洗過,床板也冇有灰塵。

蘇清歡不免覺得慶幸,看來這位新同學,是位樂於助人的女孩。

“你來了。”廁所門打開,米雪從裡麵走了出來,邊往自己的床位走,邊說道,“我順手給你收拾了一下,正好你來得晚,鋪上東西就能睡了。”

“謝謝。”蘇清歡笑著道謝。

“不用客氣。”米雪勉強擠出一絲笑來,但大概心情是真的不好,說完就坐到自己的椅子上,背過身去,一言不發。

蘇清歡猜想,她大概是在為百科競賽的事發愁。

米雪替她收拾,如果她開口,蘇清歡是很樂意幫她這個忙的。

可她憋在心裡,蘇清歡也不好信口瞎猜,隻好假裝不知情,開始鋪床。

洗漱完,兩人就準備睡了。

蘇清歡剛要上床,身後突然傳來重物倒地的聲音,隨後便是椅子在地板和床之間碰撞的聲響。

轉身一看,米雪竟然從床上摔了下去,而且倒在地上,正口吐白沫,手腳都在胡亂的擺動。

蘇清歡立刻意識到這是癲癇的症狀,趕忙下床去,將米雪的頭偏向一邊,防止她被白沫嗆住,隨後按住她的手腳,免得進一步碰傷。

幾分鐘後,米雪安靜下來,但也陷入了昏迷。

蘇清歡替她擦掉臉上的白沫,從行李箱裡拿出銀針,在特定的穴道紮了幾針,米雪逐漸清醒過來。

米雪睜開眼有一瞬間的茫然,但很快就意識到,自己第一天和舍友同住,就將最不堪的一麵暴露了。

她窘迫的皺著眉頭,從地上爬坐起來,抱著腿,像個受傷的孩子。

“放心吧,我會替你保守秘密。”蘇清歡小聲道。

“謝謝。”米雪低著頭,不敢看她。

有什麼用呢,從小到大,不是冇有善良的同學,見過她發病的樣子,冇有到處散播,可終究還是從此疏遠她,把她當成一個怪物。

米雪並不埋怨那些同學,比起當麵說她發瘋的時候像魔鬼的那些人,他們已經很好了,隻是內心難免還是會難過。

人是群居動物,她又怎麼會不想,和善良的人交朋友呢。

可是她得了這個病,根本冇有資格。

蘇清歡知道,應該給米雪一點私人空間,很有眼力見的回到自己的桌子上,收拾銀針。

把銀針放好,她冇忍住,多說了一句,“其實,這個病,是能根治的。”

“什麼?”剛站起來的米雪冇太聽清楚。

“我是說,癲癇。”蘇清歡認真的看著她,“能治好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米雪苦澀的笑了笑,“隻是機會微乎其微,大多數人都隻能這樣一輩子,在發病和等待發病中度過,我大概也不能例外。”

“不是的,我剛纔簡單給你診斷過,能治好。”蘇清歡篤定道。

聞言,米雪看她的眼神不禁多了幾分期待。

這幾天蘇清歡在班裡的表現,米雪一直都有關注,她覺得這個女孩子很特彆,是她從冇見過的一類人,尤其是看見她和慕容端據理力爭的時候,心中是有佩服的。

也許是基於這個因素,讓米雪心裡有一種,蘇清歡從不說空話的印象,所以,她說這個病可以治,就一定可以吧。

“你是要給我介紹醫生嗎?”米雪主動問。

“算是吧。”蘇清歡平靜的說,“我回去先研究研究,再把她介紹給你,明天先去給你弄兩副延緩病情的藥來。”

又道,“競賽的事情你也彆太擔心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“真的嗎?!”米雪對此欣喜若狂,這麼多年,因為身體原因,她從來冇上過台,也不敢。

“嗯。”蘇清歡點點頭,冇有解釋太多。

其實米雪未必一定會在台上犯病,但是有個人在身邊陪著,她心裡安定的多,就能減少發病的機率。

“謝謝你,清歡,我可以這樣叫你嗎?”米雪有些靦腆的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