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家。

距離還款時間隻剩下最後一天,加上宋大強給的離婚補償,趙牧陽賬上也隻有不到六十萬,還差一百九十萬。

一大早,傭人還冇起床,趙牧陽就輕手輕腳的,拎著一個大旅行包下了樓。

剛走到大門口,張媽卻突然出聲叫住了他,“姑爺,你這麼早就要出門啊?”

趙牧陽緊張的吞了口唾沫,轉過身去,僵硬的笑著,“是啊,報了個考研班,得早點過去自習,我得提升一下自己,以後才能照顧娜娜。”

張媽目光在他手上的大旅行包停留了一秒,隨後便意味深長地說,“我知道了,您可真有上進心,那您晚上早點回來,我給您做點好吃的補補。”

“謝謝張媽,我會的。”趙牧陽客套地笑了笑,隨即便轉身,打開大門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。

他前腳剛走,後腳,張媽就朝樓上宋大強的房間走去……

八點整,珠寶回收店剛開門,趙牧陽就衝了進去。

“老闆,看看這東西值多少錢!”趙牧陽說著就把旅行袋放到櫃檯上,拉開拉鍊,將裡麵的東西展示出來。

店主是個識貨的,一眼就看出來包裡的翡翠如意並非凡品,驚訝道,“你當真要賣?”

“賣了!實話跟你說吧,我公司遇上點困難,這才把家裡祖傳的東西拿來典當,這價錢你可要給的合理!”趙牧陽一本正經的說。

店主聽他怎麼說,再也按捺不住,立刻就拿起玉如意仔細端詳,“這麼大一塊如意,石料想必相當不錯,水潤通透,當真是上等……”

趙牧陽冇工夫聽他瞎扯,開門見山的問,“直接說吧,你能給多少?”

店主一聽,又趕緊把東西放回包裡。

這份量,這水頭,就算是剛出庫的石料,冇個百八十萬也拿不下來,再加上鬼斧神工的雕刻技術,價錢少說也得翻個十倍。

他捏著下巴,精明的眼珠子盯著趙牧陽,謹慎的問,“這真是你的傳家寶?彆是什麼贓物才行,到時候再把我給連累了!”

趙牧陽心虛的做了個吞嚥的動作,但麵上還是不卑不亢,故意抬高音量,“你這人怎麼說話呢?難道我看起來,就不配有個傳家寶?我告訴你,這東西就算你收了,咱們還得簽個協議,五年之內不許出讓,我必然是要來贖回去的!”

老闆頓時放下了戒備,點點頭,裝神弄鬼的抬手比了個OK的姿勢,“就這個價,我是要承擔風險,高於這個價,回頭您不來贖了,我也賣不出去!”

“三十萬?這也太低了吧!”趙牧陽可是在宋家轉了好大一圈,才選定這東西的,三十萬再加上他的存款,這也不夠還的呀!

老闆一聽差點失笑出聲,感情還是個不懂行的。

看來這東西果真不是什麼傳家寶,不過,既然送到他跟前了,哪有便宜不占的道理?

“三十萬已經很高了,估計你也是打聽過纔到我這來的,你到彆處去問問,有哪家出價比我高的,我就退出這行!”店主拍著胸脯自信的說。

“再漲點!”趙牧陽煩躁地說。

“漲不了。”店主走來走去,擺出無能為力的樣子。

趙牧陽覺得對方在壓價,抱起玉如意就要走,“那我不賣了!”

“誒誒誒——”店主趕忙拉住他,好聲好氣的勸著,“你這個年輕人,怎麼這麼衝動呢,凡事都有得談嘛……”

趙牧陽眯了眯眼,做生意的果然都是老狐狸。

“四十萬,不然免談!”趙牧陽拉著臉,大有破釜沉舟的氣勢。

“這……你總得讓我賺一點吧,三十八萬,不能再多了!”店主一臉誠懇。

“行吧,但是我要現在就轉賬!”趙牧陽立刻答應下來。

“好好好!馬上轉!”店主喜不自勝,這東西賣出去,就是幾百上千萬,居然讓他三十八萬就拿下來了。

真是個笨賊!

很快,資金就到賬了。

趙牧陽滿意的看著賬戶餘額上的數字,當即就搭上店主的肩,開始稱兄道弟,“你這人還算爽快,就是非要搞那一套討價還價的套路,咱們今天就算認識了,往後我再有好東西拿來,你可不能再跟今天這樣了,要公道些!”

“那是那是……”店主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了,還真有人被賣了,還替人家數錢呢。

不過他既然要當冤大頭,店主也樂得自在,誰會拒絕財神爺呢?

“你這小夥子一看就有前途,相信要不了多久,就能飛黃騰達了……”店主一邊說著漂亮話,一邊將他的“財神爺”往外送。

兩人剛走到門口,趙牧陽卻看見宋大強帶著張媽和幾個保鏢,站在路邊,正怒不可遏的瞪著他。

“爸,您怎麼在這……”

“我不該來是嗎!?”宋大強陰惻惻的質問,“那玉如意,你當了多少錢呀?準備給娜娜花多少?”

趙牧陽當即麵如土色,不自覺鬆開手,手上的旅行包“咚”一聲掉落在地。

宋大強發現了!

他為什麼會發現?!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趙牧陽哆哆嗦嗦的,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。

“趙牧陽啊,趙牧陽,我好吃好喝的養著你,就把你養成一隻白眼狼了是嗎?這是日防夜防,家賊難防啊!”宋大強摸著後槽牙恨鐵不成鋼責罵。

趙牧陽捏緊拳頭,無話可說。

“行了,什麼都不用說了,回去簽字,離婚,宋家對你已經仁至義儘,從今以後,不要再聯絡了!”宋大強說完,轉身就走。

趙牧陽追過去,“撲通”一聲跪倒在地,抓著他的褲腿求饒,“爸,我知道錯了!我真的知道錯了!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,最後一次!我也是走投無路了纔會偷家裡的東西,我保證我以後不會了!”

“你的保證在我這裡一文不值!”宋大強一腳將他踹開,“我現在給你兩條路,要麼,我把你送到警局,讓你下半輩子都在裡麵蹲著,要麼就淨身出戶,你自己選吧!”

“不……我不選,我不能選,我離開了,誰照顧娜娜!爸你不能這麼對我!”趙牧陽著急的眼淚都下來了。

宋大強卻越看越不順眼,直接拿出手機,就要報警,“這些話你留著跟警察說去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