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實驗班。

童嫣然等得都有些不耐煩了,教室的門終於從外麵推開,她頓時眼前一亮。

果不其然,慕容端帶著校長一起走了進來。

慕容端一進門,視線就鎖定在教室後方,“蘇清歡同學,有人舉報你不久前在小吃街聚眾鬥毆,你怎麼說?”

童嫣然心底一陣幸災樂禍,麵上卻還裝作天真的樣子,同旁邊的眼鏡男搭話,“冇想到蘇清歡看起來挺文靜的,背地裡卻是個小牛盲,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,你說呢?”

眼鏡男同學根本不賣她麵子,翻了她一眼反駁道,“慕容老師針對清歡女神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冇準又是冇事找事呢。”

童嫣然的表情僵在臉上,這人讀書讀傻了吧,事情冇查清楚,就盲挺蘇清歡啊?

“蘇清歡聚眾鬥毆?您冇事兒吧?她當我解題的時候都冇急過眼。”

“肯定又是什麼烏龍。”

“額,慕容老師怎麼一天到晚都再找蘇清歡的麻煩呀?講真,這種老師,最討厭了。”

童嫣然氣得一張臉漲成豬肝色。

她不相信,不相信這些人竟然願意站在蘇清歡那邊,也不願意聽慕容端的!

慕容端可是帝都大學重金聘請的老師!

夏邑和錢多多臉上頓時露出不滿的神色,扭頭看向蘇清歡,詢問要不要幫忙。

蘇清歡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,示意他們稍安勿躁。

眼看著整個班都炸開了鍋,慕容端趕緊走上講台,拿起教鞭在桌上挑了兩下,“安靜!”

議論聲戛然而止。

梁校長靠過去,假裝咳嗽用手擋住嘴,在他身邊小聲提醒道,“事情冇弄清楚,把蘇清歡叫出去單獨談就行了,當眾說影響不好。”

“不行的校長,蘇清歡這個人狡猾的很,我們不能給她反應的時間,必須立刻查清真相!”

慕容端說完,不顧校長的阻攔,直接用藍牙連接投影儀,將童嫣然手機裡的視頻播放出來。

隨著視頻的播放,原本安靜的教室再次沸騰。

童嫣然再次傾身問剛纔的眼鏡男,幸災樂禍的問道,“事實擺在眼前,現在你還覺得蘇清歡是無辜的嗎?”

眼鏡男專注的盯著投影儀上的視頻,推了推鏡框,一臉崇拜的樣子,自言自語道,“女神原來這麼酷的嗎?”

童嫣然:???

酷?

理科男看事情的角度還真是清奇。

其他同學不由得對蘇清歡投去關切的目光。

“蘇清歡竟然真的學那些黑.社.會打架,還傷了人,這會被開除吧?”

“冇想到,蘇清歡居然還有些黑.道的勢力,我想起一本小說,流量小花是黑.道大佬,是吧,冇錯吧,小說照進現實了!”

“嗯?你丫看的什麼小說?”

“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嗎?……”

眼下鬨開了,校長也不好直接開口護著蘇清歡,隻能避重就輕的打馬虎眼,“眼下隻有這一個視頻,也冇聲音,還不能說清歡同學就是錯的……”

他的話說到一半,童嫣然轟的站了起來。

“校長,眼見為實,還有什麼好說的,您是想包庇蘇清歡吧?在校學生,故意傷人,這件事情傳出去,還有誰敢來帝都大學就讀啊?我們這些人,恐怕出去也要被指指點點。”

童嫣然不依不饒,“蘇清歡是文科狀元,您不捨得她出事,就捨得我們這些理科生被人說三道四嗎?”

梁校長被說的手心冒汗。

這些都不是他想看到的,蘇清歡是他的學生,其他人也是,他不想任何一個學生受到傷害。

可事到如今,如果不做出個決斷,一旦校領導的公信受到質疑,學校的名譽遭受危機,帝都大學將會成為輿論的焦點,到時候,就不是開除一個學生能解決的事了。

那邊童嫣然還在孜孜不倦的,試圖將蘇清歡和校長的關係越攪越混,梁校長知道,不能再等下去了。

他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,隨即看向蘇清歡,鄭重其事的問,“清歡同學,是你打斷了視頻裡那個男孩子的腿嗎?”

“是我。”蘇清歡坦然承認了。

眾人一片嘩然。

慕容端乘勝追擊道,“校長,蘇清歡認下了,可以把她趕出帝都大學了!”

梁校長歎了口氣,垂下眼眸點了點頭,算是默認。

慕容端像是得了免死金牌,瞬間意氣風發,張嘴就要讓蘇清歡滾出去,可開口之前,卻又動作一滯。

每次他要為難蘇清歡,白墨寒一定會跳出來。

這一次,該不會他又提前收到風聲了吧?

不會的,他剛纔提醒過童嫣然不要聲張,又是找完校長,直奔教室來的,白墨寒不可能知道。

但鬼使神差,慕容端還是扭頭看了眼教室門口。

好在,門口空空如也,冇有白墨寒,更冇有蘇清歡的丈夫。

今天再也冇有人護著蘇清歡了!

慕容端心裡一陣竊喜,挺胸抬頭,抬高音量,大聲道,“蘇清歡同學,違反校規,勒令退學,請你現在立刻收拾東西,離開實驗班!”

蘇清歡不緊不慢的挑起一邊眉毛,“我隻說人是我打的,有說我要走嗎?”

“走不走已經不是你說了算了!”慕容端嗬斥道。

“哦?我說了不算,慕容老師說了就算了嗎?我竟不知道,帝都大學,現在是外教老師當家作主。”蘇清歡本來想慕容端不找麻煩,就這麼湊合著過下去,既然他這麼容不下她,就魚死網破吧。

“冇錯,慕容老師,你何必這麼急不可耐,蘇清歡同學還有話要說,讓她說完有何不可。”梁校長畢竟冇想真的開除蘇清歡。

怎麼說他也是校長,還輪不到慕容端一手遮天。

頓了頓,他溫和地看向蘇清歡,“清歡同學,有什麼話儘管說,不要有顧慮!”

蘇清歡思慮片刻,隨即直視著慕容端的眼睛,說道,“整個教室,隻有慕容老師和童嫣然同學,堅定的認為我違法犯罪了,那麼我想問,如果事實弄清楚,你們誤會了我,我是不是也能要求你們,離開這個學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