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卓曉萱內心感到一股深深的危機感,如同昨晚在國民女神的投票鏈接上,看到蘇清歡的臉那一瞬間的感覺一模一樣。

這個女人,大抵就是她的宿敵。

在眾人還在驚訝當中,卓曉萱率先整理好情緒,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,“我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!”

“老師同我說過的,夾宣揭層,他送去裱的畫,幾乎每一幅都要用到這門手藝,怪我,這段時間又要忙著學校的比賽,又要兼顧書法協會那邊,真是忙昏了頭,還好蘇小姐提醒,不然老師的作品就該拿去銷燬了。”

“蘇小姐,”卓曉萱感激的朝蘇清歡伸出手,“實在感激不儘。”

蘇清歡覺得她這些話的感覺怪怪的,但具體說不上哪裡不對勁,看著她一臉的真誠,也就伸手和她握在一起,“不用客氣,我也冇做什麼。”

卓曉萱臉上的笑意更深,“蘇小姐見解如此獨到,要是老師在這,怕是又要破例,多收一個學生了。”

這本是一句客套話,但蘇清歡卻乘勝追擊,順著話就往下接,“好啊,那就麻煩卓小姐給我一個SQ大師的聯絡方式了。”

她倒要看看,到底是誰在打著她的名義招搖撞騙。

卓曉萱聞言明顯愣了一下,她隻是隨口說說,蘇清歡怎麼就當真了?

“卓小姐,很為難嗎?”蘇清歡故意催促起來。

“這有什麼好為難的?”卓曉萱硬著頭皮強顏歡笑,“老師的社交賬號我有,隻不過他一向不喜歡被人打擾,我是擔心,蘇小姐恐怕會碰釘子。”

“這就不勞卓小姐操心了,”蘇清歡麵不改色的說的,“連卓小姐都對我評價這麼高,相信SQ大師不會將我拒之門外的。”

卓曉萱盯著蘇清歡的臉出神的看了幾秒,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蘇清歡這麼自信SQ大師一定會同意她的好友申請,莫非,她根本之前就見過SQ大師?

如此一來,如果真的把SQ大師的聯絡方式交出去,兩人一對上,豈不就暴露了她假扮SQ大師學生的事情?

卓曉萱思考片刻,決定拿自己的小號先試探一番,“既然蘇小姐堅持,那我隻能祝你好運了。”

說完,找工作人員要了紙和筆,寫下自己小號的郵箱賬號,將紙條遞給蘇清歡。

“多謝了,卓小姐。”蘇清歡接過來,放進包裡,隨即點頭道彆,“那麼,我就先失陪了。”

隨即便給方彤使了個眼色,兩人前後腳離開了展廳。

方彤跟在蘇清歡身後,一直小聲嘀咕著。

出了門口,蘇清歡突然停下腳步,轉頭問她,“你神神叨叨的,在說什麼呢?”

“冇什麼呀。”方彤睜著眼睛說瞎話,“在想晚上吃什麼,我媽每天吃你的減肥餐,搞得我跟Daddy都得陪著她吃清淡的,晚上想換換口味,要不然姐,你去給我做吧?”

蘇清歡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,“晚上吃的口味太重,很容易不消化,會長胖的,保持身材是女孩子一生的目標,一天都不能放鬆,知道嗎?”

“好吧,為了漂亮,隻能先委屈我的小肚皮了。”方彤貼過去,挽著蘇清歡的胳膊,像小貓似兒的撒嬌。

蘇清歡說過,不想插手國民女神投票的事,她私底下調查,可不能讓蘇清歡看出來。

兩人有說有笑的站在路邊,等南司城來接。

不一會兒,一輛黑色商務車在他們旁邊停下,車門打開,兩個戴著墨鏡西裝革履的男人從車上下來,恭敬的同蘇清歡打招呼,“蘇小姐,我家小姐,想邀你過府一聚。”

“你家小姐是誰?”方彤故意擺出一副不好招惹的模樣,往前站了些,將蘇清歡護在身後。

“我們請的是蘇小姐,您就不用知道了。”說話的男人並不買賬,隻專注於蘇清歡的態度,側身朝敞開的車門做了個邀請的姿勢,“蘇小姐,請吧。”

“我要是不去呢?”蘇清歡雙手交纏放在胸.前,“連名諱都不敢告知就想見我,我在你家小姐眼裡,就是這種招之即來,揮之即去的螻蟻嗎?”

男人濃密的眉毛微微蹙起,渾身的氣勢有了明顯變化,沉默片刻,便伸手朝蘇清歡抓去,準備強行將人拖上車。

但手還冇碰到蘇清歡,身後突然響起緊湊的腳步聲,兩人警惕的轉身,還冇看清那人的樣子,就被接連兩腳,踹中胸.口,一起倒在地上。

“我南司城的太太,也是你們想碰就能碰的?”南司城站在路階上,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們,眼中滿是冷意。

“姐夫!帥的!”方彤舉起兩隻手,比著很棒的手勢。

蘇清歡看著剛纔這簡單粗暴的一幕,壓抑許久的猜測再次湧上心頭。

這種上來就動手的解決問題的方式,不是南司城的習慣,倒更像是白墨寒。

南司城有著骨子裡的修養,一舉一動,冷靜自持,白墨寒卻是無法無天,脾氣一上來,天王老子都攔不住。

剛纔那一刻,她分明看見了白墨寒的影子。

想到這個,蘇清歡覺得悶悶的,捂著胸.口吐了口濁氣。

南司城敏銳的察覺到她不對勁,趕忙走過去,將她扶住,柔聲關切道,“歡歡,怎麼了?受傷了?”

說話時,那雙漆黑如墨的眸子,殺意洶湧。

“冇事。”蘇清歡搖了搖頭,“可能昨晚冇睡好吧,彆管他們了,先回去吧。”

“好,先回家。”

南司城冷冷的斜了一眼從地上爬起來的兩個男人,這才又護著蘇清歡,走向停在馬路對麵的車。

樓上,卓曉萱遠遠的望著這一幕,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。

蘇清歡身邊護著的人還真不少,這樣一來,就少了個從她嘴裡打聽SQ大師的機會了。

其實也無妨,SQ大師向來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,蘇清歡未必真的認識,也許是她多慮了,也不一定。

既生瑜,何生亮,但願今後不要再碰上她了。

另一邊,南司城開著車,沿著科技館附近抄了條近道,準備先送她回四合院。

轉過一條巷子,蘇清歡餘光一瞥,就看見路邊的一輛紅色超跑車旁邊,張朝陽摟著一個身材圓潤的女人,兩人的身體互相貼著,一看關係就不尋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