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……”工作人員一時犯了難,不知道該如何接話。

周岩不好得罪,耿直也不是他們能招惹的主啊!

駁了誰的麵子,遭罪的都得是他,這可如何是好?

“好了,知道你也難做,讓你得罪耿大師,你肯定是一萬個不願意的,但規矩就是規矩,既然對方還不是書協的會員,就先把作品壓著,存放好,屆時評級過了,再納入藏品閣即可,你說呢?”卓曉萱善解人意的給出建議。

“卓小姐說的是!這樣再好不過了!多謝卓小姐提醒!”工作人員連連點頭,當即就把藏品閣的門關上了。

周岩也不想駁了得意門生的麵子,便息事寧人,抬腳離開了。

等走遠了,周岩才小聲的叮囑卓曉萱說道,“耿直那個老傢夥,仗著資曆老,在協會裡,總是強壓我一頭,曉萱,這次書法大賽你可得給我爭氣,把他那個學生,叫什麼,蘇清歡,徹底給比下去!”

周岩和耿直素來不和,這在書協,不是什麼秘密。

好半天,冇等到卓曉萱的回答,周岩便停下來,轉身質問,“曉萱?你冇聽見我跟你說話嗎?”

心不在焉的卓曉萱這纔回過神來,趕忙下決心,“啊?哦,是,老師您放心,我一定會拚儘全力的。”

但其實,這不過是做給周岩看的。

她心裡很是冇底。

雖然早知道蘇清歡也進入了決賽,但她一直認為,蘇清歡是來陪跑的。

可今天,聽到蘇清歡的作品通過了耿直的S級評定,她就徹底慌了。

每次碰上蘇清歡總冇好事。

雖然在畫畫方麵,蘇清歡冇法搶她的風頭,可如今,她的書法得到了耿直的肯定,想必不容小覷。

難道這一次,又要向國民女神的投票那般,讓蘇清歡這匹黑馬,後來者居上嗎?!

不行,她一定要想辦法拿下書法大賽的冠軍。

絕對不能做萬年老二!

——

某天清晨,蘇清歡還在睡夢中,就被敲門聲吵醒。

她翻了個身,把頭蒙進被子裡,假裝聽不見。

南司城便下床去開門了。

幾秒之後,她聽見一聲含糊的“媽?”。

媽?

蘇清歡刷的睜開眼,頓時就不困了。

誰的媽?

朱雅芳還是……

她一把掀開被子坐起來,然後就看見了打扮光鮮的——董小萍。

董小萍看著蘇清歡亂糟糟的頭髮,立刻不悅的皺了皺眉。

蘇清歡隻好抬手,沉默著整理了一下頭髮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南司城顯然也冇料到,她會這麼猝不及防的出現。

“我兒子的家?我不能來?”董小萍似乎忘記了之前的事,挺著腰桿理直氣壯,“早餐已經做好了,趕緊下來,陪我一起吃。”

說完,又很有深意的看了蘇清歡一眼,這才又轉身下樓去。

南司城關上門,和蘇清歡交換了一下眼神,無可奈何的抖抖肩,“抱歉,我不知道她會來,你繼續睡吧,我下去就好。”

“算了。”蘇清歡歎了口氣,從床上下來,朝洗手間走去,邊走邊無力的說道,“醜媳婦兒總得見婆婆,你們總不可能一輩子不來往的。”

簡單洗漱過後,南司城便牽著她下樓去了。

樓梯走到一半,卻發現會客的沙發上坐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,戴著眼鏡,斯斯文文,衣著打扮,一看就是高學曆人才。

聽見腳步聲,對方率先站起來,轉身朝他們彎了彎腰,算是打招呼。

南司城和蘇清歡都是一愣,點了點頭算是迴應了。

餐桌旁,董小萍已經就座。

南司城替蘇清歡拉開遠一點的椅子,自己坐在董小萍旁邊。

剛坐下,董小萍就從包裡拿出一個首飾盒子,態度高傲的推到南司城麵前。

南司城一臉莫名其妙,拿起來打開一看,居然是南家祖傳的玉鐲。

他勾唇笑了笑,不自覺望向蘇清歡,一臉甜蜜。

“怎麼這麼看著我?”蘇清歡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抬手摸了摸臉,“我臉冇洗乾淨嗎?”

南司城搖頭,柔聲道,“歡歡,把鑰匙給我。”

蘇清歡乖巧的把手伸過去。

南司城隨即拿出首飾盒裡的玉鐲,戴了上去,“這是媽送給你的,咱們家的傳家寶,隻傳給長房兒媳婦。”

蘇清歡怔楞片刻,這意思是,董小萍認可她這個兒媳婦了?

南司城看穿她的心思,肯定的點點頭,提醒道,“還不快謝謝媽?”

“謝謝媽。”蘇清歡溫柔的笑著。

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和解,這對南司城來說,是不能更幸福的事。

他開心,蘇清歡就開心,以前的那些事,就過去了。

“哼哼……”董小萍拿捏著婆婆的姿態,清了清嗓子,居高臨下的說道,“雖然你已經和司城結婚了,但不代表,你南家兒媳婦這個身份也合格,鑒於你還在上學,對於管家這件事一竅不通,我特地,把朋友家的女兒,帶來替你們管家,你好好跟她學學,怎麼照顧好自己的丈夫。”

“婉婷,你過來。”

客廳那個女人隨即便走了過來,站在童小萍身邊,微笑著打招呼,“司城,還記得我嗎?小學和國中,我們是一起上的。”

舉手投足,可見對南司城的愛慕。

南司城冷著臉,冇有接話。

蘇清歡鼻息輕呲,冷哼了一聲。

她還真以為童小萍改過自新了,冇想到啊,是百折不撓,又出新招了?

這是要給南司城養個小妾?

“婉婷原先是記者,又是雙學位博士畢業生,有她在,你們的小家,一定能越過越好。”童小萍悠哉的說。

南司城剛想說拒絕,蘇清歡卻先一步開口,“高小姐這麼漂亮,能力有強,竟然心甘情願在我們家做個小小的管家嗎?”

“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,家裡這些事,要想處理得當,往往需要更高的情商和智商,可不是小事。”高婉婷麵帶微笑,從容不迫。

她的目的當然不是管家,而是南司城。

她跟南司城青梅竹馬,若不是回國太晚,又豈會讓蘇清歡捷足先登。

這次來,就是要讓南司城知道,隻有她這樣的天之驕女,和他纔是最般配的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