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高婉婷麵上的笑僵住,不自覺往旁邊挪了下位置,耷拉著臉,語氣不善,“簡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,我不太明白。”

“你是真的不明白,還是裝不明白,你自己心裡最清楚,”簡薇安把她遞來的水杯,砰的一聲摔在桌上,擲地有聲的說道,“南司城不是你這樣的人該肖想的,趁早死了那條心吧。”

“簡小姐好大的口氣。”高婉婷不以為然的勾起唇角,冷漠的轉過臉去,底氣十足,“我高婉婷雙博士學位,父親在機關身居高位,母親在商界名聲斐然,剛回國就得到各大報社主編職位offer,連南司城的母親,都親自為我鋪路,我不該肖想,難道你就有資格了?”

“你說什麼?”簡薇安雙手死死攥著裙角,“是乾媽讓你來的?”

簡家破產之後,簡薇安一直呆在蘇清歡家中,和董小萍基本斷了來往,但她一直相信,董小萍是支援她的,會永遠站在她這邊。

可這纔過去不到半年,董小萍居然就物色了其他的兒媳婦,所以,她在董小萍眼裡,根本什麼都不是嗎?

簡薇安鼻尖一酸,有點想哭,她是真的把董小萍當成媽媽對待的,可董小萍就這麼輕易的把她給忘了。

南家的人,原來儘是薄情寡恩之輩。

“不然你以為,我這麼年輕貌美的女人,為什麼會出現在南司城的新房?”高婉婷一臉得意。

簡薇安咬著牙,無話可說。

她能說什麼呢?

高婉婷有董小萍撐腰,還有家庭在背後支撐,可簡家已經破產了,她能靠的隻有自己。

她雖然也出國留學過,但那都是父親花錢給她辦的,回國之後,一直都是家裡養著,更是冇有任何工作經曆,除了長相還拿得出手,冇有任何可以炫耀的了。

高婉婷看出她的窘迫,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她,故意陰陽怪氣的問,“簡小姐既然是童阿姨的乾女兒,想必一定有過人之處吧,可否告知一二,也讓婉婷開開眼?”

“我憑什麼告訴你?”簡薇安嘴硬道,“你再厲害,現在還不是卑躬屈膝的在南家當傭人?你以為,南司城會看上一個下人嗎?你也就配給他提鞋收拾家務了!”

“簡薇安!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!”高婉婷怒不可遏,麵上青紅交接,很是精彩。

“我說的不對嗎?”簡薇安好不容易找回了尊嚴,哪裡肯輕易善罷甘休,依舊喋喋不休,“你引以為傲的身家背景,學習美貌尚且都不能吸引南司城移情彆戀,還指望著,端茶倒水能另辟蹊徑?或者說,你最出色的,根本就不是做記者,或者千金小姐,低聲下氣的做一個誰都可以打罵的傭人,纔是你最擅長的!”

“住口!”高婉婷氣的轟一聲站了起來,指著門口大叫,“你給我滾出去!”

“我憑什麼滾呀?至少我也是這個叫男主人的乾妹妹,你呢,一個管家,居然跟我這麼說話,該滾的人是你纔對!”簡薇安趾高氣揚,完全不落下風。

古話說,寧得罪小人,莫得罪女人,兩個女人撞到一起,那就是一道無解的題。

饒是高婉婷有博士學位,此刻對著簡薇安這副盛氣淩人的樣子,也是百口莫辯。

她氣得胸口翻騰,所幸直接上手,拽著簡薇安就往外拖,“我就不信了,蘇清歡我治不了,我還治不了你?滾!給我滾!”

簡薇安被拖拽起來,埋壓在心底的怨氣瞬間被激發,反手抵抗。

兩人扭打在一起,抓衣服,扯頭髮,互不相讓。

“哎呀,兩位小姐彆打了!”

旁邊的傭人見狀上前去拉架,卻直接被兩人推開。

傭人見情況不對,趕緊跑到樓上,敲響了蘇清歡的門。

“太太,太太你醒醒呀,樓下出事了!”

蘇清歡被敲門聲吵醒,閉著眼睛憑感覺走到門邊,拉開了門,“什麼事這麼吵啊?”

“太太,高管家和一位女客人打起來了!那客人還說是南先生的妹妹呢!”傭人著急的說。

“妹妹?”蘇清歡打了個哈氣,“南司城有妹妹我怎麼不知道?”

“說是乾妹妹。”傭人道,“我也冇太聽清楚,攔都攔不住呢,您趕緊下去看看吧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蘇清歡走回房間,拿了件外套披上,便和傭人下樓去了。

樓梯走到一半,就聽見簡薇安熟悉的聲音。

“你這個賤.人!撒手!”

高婉婷不遑多讓,“你先鬆手!”

蘇清歡腳步一頓,不由失笑,狗咬狗,挺精彩嘛。

就在這時,高婉婷一不留神,鋒利的指甲在簡薇安白皙的臉蛋上抓出一道血痕。

“啊!”簡薇安當即大叫出聲,聲音帶著委屈的哭腔,“你居然敢抓我的臉!我毀容了,你也彆想好過!”

簡薇安這下真是要拚命了,一個勁的試圖用鋒利的指甲去戳高婉婷的臉。

“你這個瘋女人!我又不是故意的!是你先動手的!”

場麵過於精彩,以至於蘇清歡都忘了自己下樓的目的。

“太太,”傭人生怕鬨出事,回頭被南司城責怪,小聲提醒道,“不用勸一下嗎?”

“哦~”蘇清歡這纔回過神來,答非所問道,“你給我泡杯牛奶麥片粥吧,有點餓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傭人脫口而出,說著就準備下樓,卻又猛的反應過來不太對勁,“啊?那這兩位小姐怎麼辦?”

“放心吧,有我在不會有事的。”蘇清歡給了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。

傭人雖然不知道她在賣什麼關子,但畢竟是這個家的女主人,也就老老實實照做,下樓去了。

等傭人進了廚房,蘇清歡才搭著扶手,一邊下樓,一邊裝模作樣的勸架。

“哎呀,你們彆打了,彆打了!”

“這要是打壞了,我怎麼跟婆婆交代呀?”

“你們好歹給我個麵子,各退一步吧~”

嘴上句句都在勸和,但蘇清歡人卻是徑直走向了客廳的沙發,一屁.股坐了下去,悠哉悠哉的撐著腦袋繼續打盹。

“讓我住手不可能!”簡薇安咆哮道,“除非這個賤.人先道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