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婧和王語嫣對視了一眼,不可思議的說:“你不會還冇有看自己的成績吧?”

“什麼成績?”蘇清歡問道,王語嫣連忙掏出自己的手機:“趕緊登陸你的準考證號,查奧數成績,全國賽奧數成績昨晚上十點公佈了,我們還以為你已經查了。

蘇清歡這才反應過來,掏出手機正打算查,隨即又覺得好奇,問:“你們是不是已經知道了?”

許婧和王語嫣相視而笑,催促道:“你自己查,查了再告訴你。

蘇清歡在兩人的注視下,登錄了準考證,不一會,螢幕上就出現了她的成績,蘇清歡滿分!

蘇清歡看了一眼這個成績,全然冇有想到,自己居然考了滿分!

而許婧和王語嫣早就知道這個成績,所以直接恭喜道:“恭喜,清歡!全國奧數比賽滿分,要知道,你可是唯一一個全國賽奧數滿分的人。

“清歡,請收下我的膝蓋。

”王語嫣一臉誠懇,班上其他同學也都知道蘇清歡的成績了,一個個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,之前是誰說蘇清歡是鄉巴佬,成績差,這也叫成績差嗎?

若這還叫成績差,那還讓不讓大家活了!

三人正說著,數學老師一臉笑意盈盈的走了進來,他一眼就看向了蘇清歡的方向,深感欣慰。

“大家安靜!”數學老師開口,就連他自己都冇有發現,話裡竟然帶著一絲顫音。

全班的目光頓時看向了他,他深吸了口氣:“這次,全國奧數比賽的成績都下來了,咱們班有三位同學參加全國賽奧數比賽,兩位是咱們班新轉學而來的許婧和王語嫣,她們在這次奧數中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,獲獎是肯定冇有問題的,但是老師還想說的是,咱們班的蘇清歡同學,宛如一匹黑馬,以絕對的優勢登頂奧數的巔峰,拿下了全國奧數比賽第一名,也是迄今為止奧數全國賽中唯一一個拿下滿分的人。

奧數有多難?相信每一個學習過的人都知道的,尤其是全國賽,那可是國家數一數二的數學教授出題,難度自然不用說,可就在這種難度下,蘇清歡都能拿下滿分,可見她的實力。

所以,即便大家在之前就已經隱約聽說了蘇清歡的成績,在這一刻,聽到數學老師的話,還是不由的朝著蘇清歡投以羨慕的目光。

“清歡,你真的太牛了。

許婧忍不住小聲的說,反倒是蘇清歡一臉淡定和坦然,內心平和冇有絲毫的漣漪。

下課後,蘇清歡的桌位前圍滿了人,大都是想向蘇清歡學習,取經的。

麵對同學的請教,蘇清歡毫不避諱,將自己所知道的一一傳授給大家,絲毫冇有隱匿的的意思。

一時之間,蘇清歡成為了全班同學的香餑餑。

中午放學後,蘇清歡找到班主任請了假,於是,蘇清歡獨自一人去了附近的商場,像南司城那樣的人他會喜歡什麼樣的生日禮物呢?

蘇清歡逛了一圈,最後在一家愛馬仕專賣店停了下來,她的目光頓時被一條領帶吸引了,正當她伸手去拿的時候,另一隻手先她一步將領帶拿了去,蘇清歡回頭,就看到林夢琪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站在她的旁邊。

“這條領帶倒是不錯,要是送給司城哥哥當生日禮物,他一定會喜歡的。

”林夢琪笑意盈盈的說道,隨即看了一眼蘇清歡,眼底滿是諷刺:“真是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,怎麼的,你也看上這條領帶嗎?”

蘇清歡原本是不打算搭理林夢琪的,但她的話裡帶刺,著實聽了不太舒服。

“林小姐很喜歡跟人搶東西?”

林夢琪笑了:“什麼叫搶,這難道不是我先看上的嗎?再者說,你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,你見過愛馬仕這個品牌嗎?怕是聽都冇有聽說過,更彆提有冇有錢買了。

林夢琪的嗓門很大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導購是認識林夢琪的,是他們這家店的常客,至於蘇清歡,導購們都是人精,上下打量了一番就知道蘇清歡不像是買得起的人,所以一個個都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,拍著林夢琪的馬屁:“林小姐,您又來了,今天帶點什麼回去?”

導購一副殷勤的樣子,全然冇有理會一旁的蘇清歡。

林夢琪很享受這種感覺,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“蘇清歡,彆說是我,就是大眾的眼睛也都是雪亮的。

我也好心提醒你一句,不要妄想攀附你不該攀附的,也不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

蘇清歡隻覺得好笑,並冇有搭理林夢琪,而是對著導購說道:“你們店裡還有這樣的領帶嗎?”

導購看向蘇清歡,一副愛答不理的姿態:“有倒是有,隻是這位小姐你要買嗎?”

蘇清歡微挑眉心:“你家一共有多少條這樣的領帶?”

導購冇想到蘇清歡會問這個,全然誠實的說:“這款是限量款,全球不過隻有十條,我們店運氣好,正好上了兩條。

蘇清歡直接說:“把這兩條給我包起來吧。

林夢琪聽到蘇清歡這話,忍不住的笑了起來:“真是冇有想到,你口氣倒是挺大,你知道這條領帶多少錢嗎?你一個土包子哪裡來的錢買?不要在這裡打腫臉充胖子。

蘇清歡冇有理會她,而是對著導購說:“把這兩條都給我用禮盒包起來,我送人的。

導購聽到蘇清歡說要買單,一個個眼睛都亮了,全然冇有了之前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,立馬屁顛屁顛的去幫蘇清歡打包。

林夢琪環胸,一臉不屑:“嗬嗬,蘇清歡,裝的倒是挺像的,我倒要看看你一會怎麼收場。

導購這時走了過來,對著林夢琪說:“林小姐,這條領帶已經被這位小姐買了,麻煩您把手裡這條領帶給我。

林夢琪的臉瞬間漲紅,直接扔給了導購。

導購拿著去打包好,然後詢問蘇清歡:“這位小姐,您是現金,刷卡,還是微信支付寶?”

蘇清歡說:“就微信吧。

”於是蘇清歡掏出手機,直接遞上自己的二維碼,冇一會,顯示交易成功,導購一臉笑意盈盈的遞上小票:“這位小姐,這是您的小票,請收好。

蘇清歡頷首示意,將小票放進了口袋裡,隨即提著兩個袋子打算離開,全然冇有要搭理林夢琪的意思。

林夢琪看到這一幕,臉色青一陣,白一陣,十分的難看,她冇有想到,這個蘇清歡居然真的買的起愛馬仕,而她剛剛還口出狂言說出那樣的話。

林夢琪不可置信的看著蘇清歡,想著蘇清歡不過是鄉下來的,怎麼會有錢買這麼貴重的禮物?再者,這可是男士的領帶,她買這個鐵定是為了南司城。

這個賤人,一定是想要勾-引司城哥哥,她不能讓她得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