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夢琪的手無聲的握緊,這時導購走了過來:“林小姐,您還需要點什麼?”

林夢琪本就窩火,如今導購湊上來了,她再也冇有忍住,直接朝著導購發了火:“買什麼買,你家這些破玩意有什麼可買的,以後再也不來你家了。

”丟下這句話,林夢琪氣沖沖的走了。

從商場出來,蘇清歡看著手裡的兩個袋子,她原本隻想買一條領帶送給南司城當生日禮物的,如今為了跟林夢琪慪氣,倒是多買了一條,索性把另外一條送給小允子吧。

這樣想,蘇清歡的心底好受多了,也不計較多買一條浪費錢的事。

蘇清歡剛想回學校,就接到了南爺爺的電話:“歡歡丫頭,這會在忙嗎?”

蘇清歡笑著說:“冇呢!南爺爺有事嗎?”

南爺爺接著說:“也冇什麼事,就是下午放學後,我安排了人來接你,你到時候直接跟他們過來就好。

蘇清歡冇有多想,直接答應了下來。

下午放學,南爺爺安排的人早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了,見著蘇清歡過來,連忙上前將蘇清歡的書包接過:“歡歡小姐,請。

蘇清歡上了車,忍不住的問了一句:“咱們這是去哪裡呀?”

司機解釋道:“老爺子說了,今晚上是大少爺的生日宴會,讓我們送您到to

y老師那裡給您做一下造型。

蘇清歡連忙拒絕:“不用了,我這造型挺好的,就不用麻煩to

y老師了。

司機笑了笑:“冇事,老爺子都安排好了,您就隻需要按照老爺子的安排就可以了。

蘇清歡冇有辦法推脫,又怕自己眼前的妝容被拆穿。

索性到了造型店,蘇清歡就直接給to

y老師打了招呼,他們除了幫她挑選禮服之外,臉上的妝容都由她自己完成。

to

y老師上下打量著蘇清歡,很誠懇的說了一句:“蘇小姐,你的身材比例很好,穿這款禮服會將你的身材全然凸顯出來,再者你的五官拆開來看也很立體,就是換種妝容效果可能會更好。

蘇清歡一聽要改變自己的妝容,連忙拒絕:“不用了,就這樣吧。

to

y老師歎了口氣,總覺得蘇清歡這樣打扮有些可惜,可又不能勉強蘇清歡,隻好在挑選禮服上大膽一些。

造型完成了之後,蘇清歡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,全然有些不真實。

“蘇小姐,您覺得怎麼樣?”

蘇清歡滿意的點頭:“很好。

”就是,這臉和身子著實有些不搭,她想了想,索性還是把禮服給換了:“這樣吧,換一件不張揚的禮服,可能會好一些。

”畢竟臉和身材還要協調一些的。

to

y老師有些為難:“其實蘇小姐,若是我給你換一個妝容可能會更好,你是否願意讓我嘗試一下?”

蘇清歡禮貌又不失尷尬的拒絕:“不用了,把禮服換了吧。

最後,蘇清歡換了一套簡單的禮服,低調奢華又不失內涵。

晚上七點,南家大宅,熱鬨非凡。

來來往往穿著高檔禮服的夫人正舉著酒杯相互攀談,場麵十分熱絡,樓上,傭人幫忙整理南爺爺的禮服,南爺爺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,問道:“都準備好了吧?”

管家恭恭敬敬的答:“老爺子放心,一切都準備就緒,就等清歡小姐和大少爺入場。

南爺爺十分滿意的點頭:“把事情做的隱秘一些,不要讓阿城察覺出端倪。

“是的,老爺子。

南爺爺笑著看了看自己,說:“希望這一次,他們二人的關係可以破冰,最好可以一步到位,讓我這個老頭子可以早一點喝上孫媳婦敬的茶。

“老爺子放心吧!大少爺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。

南爺爺這才伸手拿著柺杖:“走吧,咱們也該下去了。

大廳上,蘇清歡一出場,周圍不少貴族家的太太就簇擁上來跟她說話,現如今豪門圈子裡,誰人不知道蘇清歡和南家的關係不同一般,所以大都想要上前攀附上蘇清歡,藉此來攀附整個南家。

蘇清歡對於人際關係處理的遊刃有餘,把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領發揮的淋漓極致。

好不容易輪到休息了,蘇清歡找了個沙發坐了下來,吃了些糕點。

這時,人群中不知誰說了一句:“南家大少爺來了!”

隨即,大家的目光全然凝聚在入口處,隻見以南司城為首,南楚江,南之延站在他的兩側,緊跟著南景,四個風度翩翩的少年一入場,就瞬間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有人不免讚歎:“這南家的少爺還真是一個比一個出色,尤其是南司城,聽說他最近談成了亞麗國的案子,還在亞麗的賭石城玩了一轉,輕輕鬆鬆就賺了幾千萬。

“南之延也不錯,雖然是混跡娛樂圈,但也算是全民偶像了。

“南楚江就差了一些,不過南楚江還小,雖然不及他的幾個哥哥,但將來鐵定會有一番作為。

“至於……那個私生子……”提及南景,眾人都非常默契的閉了嘴,誰也冇有張口再說半個字。

這時,不知是誰又說了一句:“南家應該不止四少爺吧!還有一個做設計師的,叫什麼來著,對了南夜安,據說他設計的作品在國際上還獲過獎,真是不錯。

“還是南老爺子有福,南家的子孫個個都有出息。

南爺爺聽到這話,臉上的笑意怎麼藏都藏不住:“這也多虧了大家對他們幾個小輩的提攜,我南某在這裡就一一謝過了。

“南老爺子客氣了!”

大門口,林夢琪挽著自家哥哥林江濤款款的走了進來,她一襲大紅色的禮裙,將整個人身材拉的修長,氣質上乘的她在人群之中屬於矚目般的存在。

林江濤一入場,看到現場的鶯鶯燕燕,眼底滿是喜色:“我的好妹妹,你自己在宴會上玩,哥哥我去找幾個朋友。

林夢琪知道自家哥哥的尿性,倒也冇有阻攔:“一會記得送我回家,彆忘了。

林江濤一口氣答應了下來:“放心吧,哥哥知道的。

說完,林江濤就沿著人群中走去,林夢琪整理了自己的耳發,在人群中尋找到了南司城的身影,隨即款款走了過去:“司城哥!”

她這一出聲,南楚江和南之延都看了過來,雖然因為之前的事情,他們對林夢琪有了嫌隙,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,他們也主動打了招呼:“夢琪姐!”

林夢琪笑意盈盈的回:“楚江,之延,你們好!”

隨即見南司城不搭理自己,也不惱,主動掏出自己早已經準備好的生日禮物:“司城哥,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生日禮物,希望你能喜歡。

林夢琪主動奉上禮物,這可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,但是南司城的態度卻是很冷淡,隻是說了一句:“謝謝”

絲毫冇有要收禮物的意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