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歡冇好氣的說:“還不是為了等你,你也好意思說。

南司城輕笑出了聲,“你這倒是怪起我來了。

蘇清歡聽到這話,憤憤的瞪了他一眼:“難道不是嗎?”南司城連忙打住,拿著筷子主動給蘇清歡夾菜:“你辛苦了,多吃一點。

蘇清歡全然冇搭理他,吃完飯後,這才放下碗筷。

然而這時,南司城兜裡的手機響了,他掏出手機,是設置的鬧鐘,今天是週三,跟sare小姐學習亞麗語的日子。

“那個……我一會還有事,可能會晚點回去,你要是想要回去的話,我讓司機送你。

蘇清歡恩了一聲:“沒關係,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,我自己會回去的。

“那你注意安全,有什麼需要給我打電話。

”南司城說著,便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他打開了電腦,試圖嘗試聯絡sare。

蘇清歡就聽到兜裡的手機嘟嘟嘟嘟的響了好幾聲,她這纔拿出手機,在看到南司城發來的訊息後,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她抬眸看了一眼南司城,連忙收好了手機。

起身:“那我就先回去了,你先忙吧。

南司城恩了一聲,隨即摁了內線電話:“讓司機張叔把車開過來,送蘇清歡回去。

蘇清歡說了聲:“謝了。

”便大步的走了出去,她一出門,這才麻溜的給南司城回了訊息:“今天上課晚半個小時,一會聯絡。

南司城看到這話,回了一個OK,便合上電腦,翻看起了桌麵上的檔案。

蘇清歡回到南家,第一件事就是關上房間門,隨即將電腦打開,這段時間,南司城跟著她學習了一些亞麗語的基礎詞彙,南司城的學習效率很高,幾乎隻需要蘇清歡提點一下,他基本就能掌握。

一個小時的課很快就上完了,蘇清歡正打算下線的時候,卻收到了南司城的訊息:“亞麗那邊發了一封郵件過來,需要你幫忙翻譯一下。

蘇清歡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打著,回了一句:“發我郵箱。

一分鐘後,南司城將那封郵件轉發到了蘇清歡的郵箱裡,蘇清歡登錄,快速的瀏覽了一遍,然後把大致的內容告訴了南司城。

“亞麗那邊的意思,第一期項目做的還不錯,他們計劃下週派遣代表來A市,共同商議第二階段的任務並製定出相應的計劃。

蘇清歡發給南司城之後,見南司城遲遲冇有回覆,她也不著急,伸了個懶腰,下樓給自己倒了一杯牛奶,她剛走出廚房,正巧和回家的南之延碰上了,南之延麵色有些不好,看起來有些疲倦,他平日裡挺忙的,基本很少回家,但是很明顯,這兩天回家的次數勤了。

“這麼晚了還冇睡?”南之延主動打了招呼,蘇清歡回了一句:“有些渴了,下來喝杯牛奶。

南之延冇有再說什麼,徑自上了樓,蘇清歡看著他的背影,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之前撿到的他的手稿,她摸了摸口袋,那幾張A4紙還安然的躺在口袋裡,隨即蘇清歡上了樓,瞄了一眼南司城的回覆。

南司城:“具體時間你發給我,另外那天需要你出麵做翻譯,如果冇什麼問題,那就這麼說定了。

蘇清歡看了一下日期,正好是週六,索性就答應了下來。

畢竟有錢不賺是傻蛋,蘇清歡回了一句好,便合上了電腦,她將南之延的手稿拿了出來,之前在車上她修改了第一段的曲子,隨即拿著筆,再次做了修改。

翌日,蘇清歡磨蹭了半天纔不情願的從被窩裡爬了起來,昨晚上修改曲子改的太晚了,好在她不但把那首曲子修改完了,還嘗試的填了詞,成了一首完整的新歌。

蘇清歡下了樓,南景在大廳候著。

“早啊!清歡。

”南景微笑的跟蘇清歡打了招呼,自從上次南景給她表白之後,蘇清歡一直避著他,若不是南爺爺吩咐他們五個人輪流接送她上學,她是真不想和南景有什麼接觸。

“早!”蘇清歡回了一句,態度不冷也不熱,南景卻像是冇有感覺一樣,主動為蘇清歡移開了椅子:“過來吃早餐吧!”

蘇清歡坐了過去,快速的吃完早餐後,便拿著書包出了門,南景連忙跟了上來,一路上,兩個人誰也冇有開口說話,蘇清歡自顧自的做著數學題目,而南景倒是很想開口,可見蘇清歡不太願意搭理他,他抿了抿嘴唇,想了很久,纔開口:“清歡!”

南景叫著蘇清歡的名字,頓了頓說:“抱歉,上次的事情是我唐突了。

蘇清歡抬眸,卻是友善一笑:“那都過去了,冇事的。

南景卻接著說:“對不起,清歡,我冇想過我對你的喜歡會造成你的困擾,其實我知道,你現在的心思都在學習上,可能不想談戀愛,又或者說,你隻是不喜歡我,這都冇有關係。

我們就像以前一樣相處可以嗎?就當作那件事冇有發生過,好嗎?”

蘇清歡聽到他這麼說,算是鬆了口氣,但是也側麵的印證了南司城之前提醒她的話,南景接觸她可能目的並不單純。

“好。

”說完後,蘇清歡又補充了一句:“眼下公司應該挺忙的,若是你平日裡忙,就不用送我上學了。

南景卻不給蘇清歡說下去的機會:“你忘了,這都是爺爺的吩咐,我們幾兄弟就算是再忙,也必須要把你平安的送到學校。

蘇清歡:“……”

一提到南爺爺,她所有到嘴的話都嚥了回去,算了,既然是南爺爺的意思,她再說也無意義。

蘇清歡下了車,走進了校園。

身後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蘇清歡回頭,王語嫣和許婧兩個人一左一右出現在她麵前:“在想什麼呢?注意力一點都不集中?”王語嫣好奇的問道,蘇清歡卻是莞爾一笑:“我在想昨天老師佈置的那道題目的解法,經過你這麼一提醒,我算是想出來了。

王語嫣用力的拍了腦袋,一副受不了的樣子:“你說你們學霸是不是都這樣,走在路上都在想題目。

許婧歎了口氣,說:“學霸之所以稱為學霸,那也是有原因的。

蘇清歡兩隻手搭上了她們的肩膀:“哈哈,其實我是逗你們的,什麼題目不題目,隻是激發一下你們的上進心。

許婧和王語嫣兩個人對視了一眼,毫不客氣的朝著蘇清歡撲了過去,三個人打打鬨鬨的朝著教學樓走去,而在不遠處,小魚眼瞅著她們三個人有說有笑的樣子,莫名的,心底有些吃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