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了,清歡!有件事要跟你說。

”許婧突然拉著蘇清歡說道,然後壓低了嗓音:“我之前看到鳳凰娛樂公司在招演員,是一部古裝劇,我就抱著試試的態度報了名,誰知他們通知我下午過去試鏡。

我原本是讓語嫣陪我去的,誰知她家裡正好有事,要不下午你陪我一起去吧。

許婧一臉期待的看著蘇清歡,蘇清歡想著下午正好是自習課,“好啊,那我去跟老師請個假,下午陪你一起去。

許婧高興的不亦樂乎:“好,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。

中午吃完午飯,許婧就拉著蘇清歡離開了學校,兩個人打車去到了鳳凰娛樂公司,之前蘇清歡還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,直到她來到公司門口,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這不是南之延的經紀公司嗎?

出神間,許婧連忙拉過了她的胳膊:“清歡,你快一點,試鏡還有二十分鐘就開始了,咱們不要遲到了。

說著,兩個人一同進入了電梯,正巧電梯裡有個帶著鴨舌帽的男人,見她們兩個進來了,下意識的壓低了自己的帽子。

蘇清歡卻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有些眼熟,卻一時冇有想起來,直到出了電梯,她看到了走廊上的海報,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剛剛電梯裡的那個人好像是新晉影帝陸湛。

“請問一下,《獨寵天下》劇組演員試鏡在那裡呀?”許婧拉著一個工作人員問道,工作人員指了指右邊位置:“沿著走廊過去,一直到儘頭,最後一間就是。

許婧說了謝謝,便拉著蘇清歡過去了。

來試鏡的人有很多,許婧拿了號碼牌,在50多號,差不多需要等兩三個小時。

“早知道要等這麼久,咱們就晚一點來了。

蘇清歡卻是安撫著她:“沒關係,趁著還有這麼多時間,你也好看看劇本,準備一下。

許婧看了看手裡新鮮拿著的劇本,“那我們去那邊吧,正好你幫我對對台詞。

兩個人走到了人少的天台,許婧仔細的研讀起了劇本。

與此同時,隔壁房間裡,南之延正窩在沙發上打著遊戲,經紀人刷著南之延如今各項數據,一臉愁容:“之延,你看看你如今數據掉的多厲害,最具人氣排行榜和超話活躍榜單直接掉下前五了,你以前可一直在前三待著,而你的歌曲搜尋指數也已經二十幾名開外了。

南之延卻是一臉淡定:“朱哥,這都是很正常的,娛樂圈更新換代很快的,咱們也應該接受這個事實不是。

朱毅最見不得南之延如今這個不求上進的樣子了:“你知道什麼?一個明星藝人最重要的是什麼,是商業價值,如今你的粉絲基礎還算牢固,但也是肉眼可見的流失。

眼瞅著公司的新人一個個都開始出頭了,若是你再不努把力,最多不出兩年,你就很可能糊成十八線。

朱毅一邊說著,一邊來回踱步:“我讓你寫新歌,你有在寫嗎?”

南之延隨口回了一句:“放心,我有在寫,你不要催我了,再催我這把就要輸了。

朱毅見此,停下了腳步:“不行,我不能隻靠著你,我得催催小七那邊,讓他儘快給你寫幾首新歌。

你平時冇事也要多上微博和粉絲互動,增強粉絲粘性。

南之延冇有說話,徑自的玩著自己的遊戲,等到朱毅拿著手機出去了之後,他這才放下了手機,臉上原本的漫不經心也收斂了起來。

南之延登錄了自己的微博,看了看粉絲的留言,最後編輯了一條微博,然而遲疑了半天,他也冇有發出去,最後存進了草稿箱。

“算了,就這樣吧。

”南之延說著,起身走了出去。

公司的員工在見到南之延,都會恭敬的叫上一聲:“之延哥。

南之延隻是微微頷首,麵無表情的走過,恰在這時,他的視線不經意的一瞥,看到了站在陽台上的蘇清歡。

“清歡,我覺得這句台詞有些拗口,好難念。

”許婧微蹙眉心,有些愁眉不展,蘇清歡看了一眼說:“這樣,你把這句話拆分一下,再來背,可能會好一些。

許婧按照蘇清歡說的,再唸了一次,果然好了許多,冇有之前那麼拗口了。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南之延猝不及防的開口,著實把許婧和蘇清歡嚇了一跳,許婧抬眸,在看清楚來人之後,整個人一喜:“你……你……南之延!”

語氣滿滿的激動和興奮,南之延倒是習慣了被人認出來,微微一笑,說了一句:“你好!”

許婧卻高興的不能自已:“天啊,我居然見到了南之延!那個……”說著,許婧已經開始掏手機了:“我能和你合張影嗎?”

南之延恩了一聲:“可以。

許婧高興的無言以表,連忙湊了上去,拿著手機對準了兩張臉哢哢哢的拍了起來。

拍完後,許婧已經忍不住發朋友圈了。

而蘇清歡也看向了南之延:“我陪朋友過來試鏡。

南之延又接著問:“試鏡結果怎麼樣?”

蘇清歡語氣柔和的回:“還冇開始,估計還要一會。

兩人正說著,南之延的經紀人朱毅一臉欣喜的跑了過來:“之延,你咋跑到這裡來了。

”朱毅一邊說著,一邊看向了蘇清歡和許婧,微笑的點了點頭,算是打了招呼了。

南之延隨即對著蘇清歡說:“我還有事,就先過去了,你們先忙。

說著,南之延就帶著朱毅轉身走了。

“什麼事情,這麼急急忙忙的?”南之延不經意的問,朱毅卻是一臉興奮:“我剛剛聯絡了小七,你知道他說什麼嗎?”

南之延微挑眉心,還冇開口問,朱毅就迫不及待的說:“小七說,他在給你洽談一個新的作曲人,你知道是誰嗎?是H!就是那個紅極一時的H!”

南之延原本冇有任何興趣,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小小的詫異:“你說H?那個僅僅三首歌就常年霸占各大音樂榜單的H?那個即便退圈了,超話熱度一直維持前三的H?我冇聽錯吧!”

朱毅就知道是這樣的效果,麻溜的點頭:“冇聽錯!就是他!小七說,他和H有私交,若是能談妥的話,那你新專輯的主打歌將會由H給你作詞作曲,到時候,你的新專輯一定會出圈!僅僅憑藉H的熱度,就絕對可以把新專輯帶到一個新的高度。

“可H不是早就退圈了嗎?難道他要複出嗎?”南之延很是疑惑,這一點,朱毅也搞不明白,可小七說有很大的可能能說服H,想必有他自己的主張。-